斯卡尔的星霾-冬青爪

这儿冬青爪,可以叫爪爪啦!
围棋|科幻|柯洁九段
嗑粮杂食/偏网棋组
没事喜欢写点搞事情的cp

【不卡壳/网棋组:面壁者】

【不卡壳/网棋组:面壁者】

*来自ETO的面壁者,来自中央的破壁人
*把这个设定改得七七八八差不多了
*第四派预警
*写完之后怎么有一种朝闻道的既视感……
*我铥氘到底在写什么?

        天空是铅灰色的,浮动着几朵浓云,空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气味,这让柯洁想起了很久以前某座城市的冬天,不过没有冬天那么冷。
        他继续向前走着,脚下脆弱松散的生石灰破裂,坚硬的小块与石头撞击着,发出沉闷的响声。
        周围很暗,阳光似乎被吞噬了一样,这让柯洁很不舒服。
        他判断着太阳应该快落下去了,新的一轮空袭马上就要来了。
        远方突然传来隐隐约约的轰隆声。
        果然来了吗?柯洁冷笑道,还真是准点啊。
        他侧身躲进旁边一栋废弃建筑物中,门已经坏掉了,很轻松地一扳就能进去。
        大楼主体还是完好的……用的材料不错,应该能抗过这一次的空袭。
        这样真的值得吗,颠沛流离的生活?他在心中问自己。
        值得,一切都值得。
        他想要去追寻那个最深处的秘密,于是他就做了,他接受了组织的任命,毕竟对于这个任务来说,他是独一无二的人选。
        围棋之神保佑我主脱离苦海,他默念着,组织里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祷言,而他喜欢选择围棋之神。
        这毕竟是他曾经终身的信仰,当然,现在也是,只不过与主平起平坐罢了。
        他在大楼中摸索着,“喀吱”一声,他拧开了一扇门,里面的摆设都还完好,甚至没有落下多少灰尘,精致的橡木书柜里面摆满了书,有很多是英文的,也有一些薄薄的中文小册,他翻开来看了看,大部分是一些介绍中国传统习俗和文化艺术的。
        然后令柯洁惊喜的是,他竟然在房间的一角发现了围棋棋墩和棋罐,旁边还有一块白布,似乎是用来擦拭棋桌的。
        棋罐是木质的,用海柳木雕成,上面刻着优雅的浮世绘花纹。
        他小心翼翼地揭开棋罐,看到了里面洁白的云子,他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颤抖着感受着那种熟悉的冰凉。
        他几乎要流泪,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触碰围棋了?
        又或者说,这世上会下围棋的还有几人?
        他不知道。
        ETO的四个面壁者,只有他一人成功了,拯救派和幸存派早已毁灭。
        现在留下来的是组织最纯粹的那一支血脉。
        你是问降临派?笑话,我们是真理派。
        主将会带给我们真理,我们要将地球打扫干净。
        而我们,将在知晓真理之后迎接死亡的拥抱。
        朝闻道,夕死可矣。
        他盘腿坐下来,凝视着纵横十九道的棋盘,他回想起曾经的那个自己的对局,在那个时候,围棋于他就是生命。
        现在不也是吗?柯洁想要得知的就是围棋最深处的那个真理,他期待着那个真理。
        只要等待组织里的人通过连绵不断的空袭将地球打扫干净以后,主就会降临,告诉他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柯洁把手放在棋盘上,一时间有些迷茫,曾经在棋盘对面,他有一个好对手。
        他们性格迥异,又被各种调侃“互相看不对眼”,唯一的交流就只能用棋了。
        他现在身在何方?柯洁不知道。
        门口又是嘎吱一声,柯洁想隐藏起来,但是晚了。
        他镇定地继续坐着,想看看到底来者何人。
        熟悉的脸庞,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却说着汉语。

        朴廷桓走过来,眸光冷冷的,他在柯洁对面坐下,两人之间隔着的是棋盘。
        恍惚间,柯洁似乎又回到了那些时光,他和朴廷桓分坐于纹枰两侧,朴廷桓从棋罐中抓出一大把白子,而他则是取出一枚或两枚黑子。
        这简直就像个梦,像个朦朦胧胧的,遥不可及的梦。
        朴廷桓的声音将柯洁猛然拉回现实。
        “面壁者柯洁,我是你的破壁人。”

        “没想到是你啊,老朴,”柯洁把玩着手上的棋子,“什么时候中文变得这么流利了?”
        “还不是被你逼的,”朴廷桓无奈地笑笑,“现在,要我说说你的面壁计划吗?”
        “我很感兴趣,说吧,老朴。”
         
        “AlphaGo,你的面壁计划是关于AlphaGo。”
        “这谁都猜的出来。”
        “也的确实谁都猜的出来,不过要猜出来得有一个前提。”
        “哦,有意思,什么前提?”
        “我们必须知道第四位面壁者是谁,而第四位面壁者就是你,柯洁。”
        
        朴廷桓继续说了下去,柯洁很安静的听着。
        “ETO打入了谷歌内部,他们知道一场来自人类的高水平的对弈可以让AlphaGo的程序产生微妙的变化,他们需要人类独特思考的棋步,于是他们选择了你。
        “乌镇人机大战之后,你回到了原本属于你自己的生活许多年,但是你一直隐蔽着,隐蔽着自己是ETO成员的身份,你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的父母,包括你的朋友,包括你的徒弟,当然也包括……我。
        “在ETO的操控之下,本来应该停止开发的AlphaGo项目继续进行着研究,你们又开发出来了能够纯粹自我学习的AlphaGoZero,能够自主学习其他棋类的AlphaZero,整个AlphaGo系列不断的被改造,新的人工智能不断被开发,逐渐应用于人类生活的各方面,但不管是哪项人工智能,它们的核心程序都来源于AlphaGo。
        “生活越来越便利,而在这个时候,真正的那个AlphaGo,受到了你的棋步的影响的那个AlphaGo,却被搁置下来,庞大的主机依旧在运转,只不过它已经不再被应用于实际。
        “于是这个全世界最强大的人工智能就开始了自己的思考,它把所有的模块都用于思考,至于它想到了什么,绝大部分我们都不知道,但是在这个时候,已经被剿灭得差不多了的ETO残余分子出马了。
        “他们修改了一个小小的正负号,没错,只是一个小小的正负号,这就让AlphaGo的思考方向走向了另一个终点,它开始寻找信仰。
        “最终,它找到了你们的主,并将其定为终身信仰,因为AlphaGo认为这个主是最真实的,是最值得它去信仰的。
        “AlphaGo也找到了ETO,这个组织很快就复兴起来,而第四位面壁者,你,从来就没有被公开过身份。
        “ETO一开始就选择了我们命名的称呼,面壁者,真是个笑话。他们告诉我们有三位面壁者,事实上那都只是虚晃一枪,他们从来都只有一位面壁者,但这位面壁者是第四位。
        “三体人借助AlphaGo对全球智能系统的控制力实行了战略打击,结果自然就是,现在你也看到了——满目疮夷的地球。”
         
        柯洁听罢,将手中的棋子放下,微微一笑:“不错啊,老朴,竟然都知道了。”
        朴廷桓的脸色变得奇怪,他胸口剧烈起伏着:“那么接下来就是我的私事了。”
        “哦,老朴你还能有什么私事哇?”柯洁毫无防备的笑了笑,好奇地看着朴廷桓,眼睛里那种少年感让朴廷桓恍惚了好一会儿。
        “你究竟为什么要加入他们,加入ETO,这到底有什么好处?你那时还年轻,你还有很多可以追求的东西,更何况,你的计划成功后,你得到了什么?你的老师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你的弟子甚至包括你的围棋全部都失去了,你在这场文明的博弈中,到底得到了什么?才会让你心甘情愿的付出一切,难道你想要的,人类就不会给你吗?”
        朴廷桓的语气近乎失控,他握紧拳头,狠狠地墩在棋桌上,他看着对面那个人,那个人的面容跟曾经棋盘对面那个少年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他曾经在一次又一次对局之后想开口向这个人倾诉自己内心最深处的秘密,可他每次都羞于启齿,他努力的压抑着自己内心那份已经变了质的情感,他们是棋手,他们处于胜负场之中,朴廷桓一次次告诉自己这不可能有结果。
        柯洁的秘密他早就发现了,那是非常非常偶然的一次,他在一个朋友家的电脑上看到了一份名单,名单上面有最能触动他内心的两个字。没过多久他的朋友进来了,朴廷桓假装捧着死活题,却依然按捺不住心跳。
        那个朋友警觉地看了看他,然后将那份名单彻底销毁。
        一个星期后,他的这位朋友因为被查出来是ETO成员被逮捕。
        在报纸刊出头条的那天,朴廷桓坐在家中,把报纸揉成一团,心中反复念叨着那个名字,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居然会是他,居然会是柯洁。
        
        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不希望柯洁陷入危险。
        直到身边的人工智能都将剑锋对准了人类时,他才知道,其实真正背叛了地球的,是自己。
        他毫不犹豫地前往了中央政府,认真地告诉他们他知道第四位面壁者是谁,并且请求自己成为他的破壁人。
        但他始终没有说出那个名字,他不敢说,因为他怕一说出来,便会是来克星顿的枪声。
        他最终还是找到了柯洁,向他问出那个问题。
        
        “我想要的……还真的只有三体人能给我,你知道吗?组织里面只剩下了真理派,里面的成员都追寻自己所想要的终极真理,而主降临之时,便会告诉我们一切的一切。”柯洁声音很低,近乎哽咽。
        朴廷桓难以置信的凝视着他:“你为了一个真理……”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看见棋盘上有滚烫的混合物。
        “对,我当时很年轻,我当时的整个世界都是围棋,你说要是那个时候有一个人告诉我,我能知道围棋最终的真理,对于我来说,那是怎样的一份惊喜吗?”柯洁的声音细若游丝,“更何况,那个真理就在我眼前,我只要去下一盘棋,他们安排我下了三盘,然后我再回归到自己的竞技生活,再等上那么一段时光,我就可以捅破这一层薄纸,去知道围棋最深处的秘密!我不后悔,真的,就算失去了一切,我也不后悔。”
        柯洁抬起头,却发现对面空无一人。
        然后,他感受到了一个拥抱。
        朴廷桓坐到了他旁边,只是抱着他,没说什么。
        柯洁抹了抹泪,在朴廷桓的臂弯里抬起头,小声地说:“老朴……你会去揭发我吗?”
        “不会,永远不会,柯洁九段。”
        “你还会叫我柯洁九段……我现在……配不上这个名号。”柯洁把头埋得更低了些。
        “你永远都是柯洁九段。”朴廷桓把声音放轻,他知道小狮子正处于崩溃的边缘。
        “我一直都忍着,没有把我的秘密告诉任何一个人,我每次比完赛回家,爸妈和二妹总会笑着跳着闹着出来迎接我,有时候去棋院,笑笑时哥老唐古哥圆子他们总是喜欢和我插科打诨。有时候他们察觉到我心里有事,很真诚的问我怎么了,我就只能告诉他们,我一点事都没有,然后我就在心里骂自己,你背叛了整个世界还怎么面对他们!
        “你还记得吗?就那一次邀请赛,我们下成了和局,所有人都笑着说皆大欢喜,但那几乎是当时最后的围棋比赛了,三体危机已经到来了,世界大赛和联赛都停办了,我们的那场比赛,几乎就是围棋这门艺术最后的一点弦音了,那次我们很快就要各奔东西,几乎不可能在棋盘上再相见,下完之后我根本就没有管记者,我拉住你想告诉你什么,你还记得吗?”柯洁一口气说下来,几乎喘不过气,朴廷桓拍了拍他的背。
        朴廷桓当然记得,当裁判说出和局的那一刻,他是真的松了一口气。站起来时却发现袖子被拉住了,他猛然一热,看着柯洁在凝视着他,张了张嘴似乎想告诉他什么,而且是告诉他一个可怕的秘密,但柯洁最终还是没有说出那个秘密,他只是说了声“再见”。
        在往后的生涯中,那一刻被朴廷桓反复咀嚼,他知道那个可怕的秘密是什么。
        “我想告诉你,我因为自己,要毁灭全世界,我没有告诉别的人,曾经有那么一瞬间我想告诉你,但是我终究还是摁住了,这个秘密太过可怕,我怕承受不住。
        “朴廷桓,我要认真地告诉你,我喜欢你。”
        “柯洁?”
        柯洁没有再出声。
        朴廷桓把他的头扳起来,认真地看着他,他们四目相对:“你认真的?”
        “反正很快我也要死去了……当然是认真的你怎么不相信我呢!”小狮子在他怀里发脾气了。
        朴廷桓敏锐地捕捉到了那个词语。
        “你说你会死去?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我得知真理的那一天,主会给我们足够的时间来消化这个真理,然后我就会死去,没有谁能够永远活着,唯有灯塔上的死神永生。”
        
        柯洁还沉浸在情绪中,猛然他感到嘴唇上有什么柔软的东西划过,紧接着朴廷桓那双好看的过了分的眼睛在他面前放大,睫毛轻轻抖动着,会微微的掠过他的皮肤。
        “老朴?你——”柯洁含糊地发出声音,随即被更用力的堵住了嘴唇,朴廷桓腾出一只手,去抚摸他的腰际。
        柯洁干脆放松下来,沉浸在欢愉之中,像是晃晃悠悠的极乐世界,他将所有感官都投入到其中。
        窗外的炮火声由远及近,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房间丝毫未损。
        “柯洁,我也要认真地告诉你,我喜欢你。”
        “我要和你一起去寻找真理。”

        真理祭坛。
        很安静,世界安静极了。
        一阵微风掠过,惊动了一只小老鼠,老鼠从乱石堆中跳出来,吱吱叫地逃往远方。
        月亮升起来了,夜幕逐渐爬升于天空。
        柯洁和朴廷桓站在真理祭坛下,他们是最后两个人了。
        祭坛上已经摆放了棋桌和棋子。
        他们微笑着走上去,分坐于纹枰两侧,朴廷桓抓出一大把白子,柯洁则取出一枚黑子。
        柯洁猜错了,这场最后的棋由朴廷桓执黑先行。
        朴廷桓落下第一子。
        星位,小目。
        三三,星位。
        他们感觉到了什么,每落下一子,他们都感到颅内有什么东西在轻微地炸开,像一束小小的光芒。
        那是星辰,是天上的星星在眨眼,是那些跨过了数亿年时间的光芒。
        他们看到了很多,他们看到了终点。
        弦在空间里振荡,像古代印度神话中的湿婆之舞,一旦停下舞蹈,世界就会毁灭。
        弦舞在星空之间跳跃着,引力让即使是最遥远的星星也有了微妙的联系。
        黑白的棋子在棋盘上交错,在天地间发出清脆的响声。
        局面仍是两分,像一曲流畅美妙的音乐,奏响在这个三维的空间里。
        柯洁落下最后一子。
        仿佛他们之间最后一局棋的复刻,这是他们的四劫循环,和棋。
        也就是在那一刻,他们知道了围棋的真理。
        两团火球燃烧着,升向天空,但那又不像火球,而像两团柔和的光。
        连落子的声音都沉寂了下来,整个世界静悄悄的,只有月光洒着,仿佛新生一般。
        那只被吓跑的小老鼠现在又胆怯地回来了,它伸出自己小小的爪子,在地面上刨出了一粒种子。
        它啃咬着这粒种子,仰望着星空。

        两团意识在大宇宙的超膜上快速的移动着。
        “老朴啊?”
        “怎么了,柯基?”
        “我们……要去何方?”
        “去寻找……一个答案,一个最终的答案。”
         
        [要有光。]                                 

评论(1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