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卡尔的星霾-冬青爪

这儿冬青爪,可以叫爪爪啦!
围棋|科幻|柯洁九段
嗑粮杂食/偏网棋组
没事喜欢写点搞事情的cp

我以前梦到什么韩国棋院倒闭辣,韩国棋手组团来中国客座不走辣!

然后中国棋院里气氛热烈祥和,大家一人瓜分一个韩国棋手带回家,不要争不要抢人人有份哈,常哥拖走大李古哥抱走小李龙哥领走鹅九……然后迟到的柯基兴冲冲地跑进来“古哥你们在领什么呢我也要!”然后古哥就把一只刚刚一直躲在旁边看棋没被人拎走的老朴一把推到柯基面前“最后一个,你的了!”

然后……我就醒了。。。。

【网棋组:给即将接手我男朋友的人的十条忠吿】

【网棋组:给即将接手我男朋友的人的十条忠告】

*ooc ooc ooc 

(朴廷桓视角)

1.他下棋时喜欢揪毛,所以要多多整(rou)理(rou)

2.很喜欢唱歌,具体来说是扯开嗓子嚎,但认真起来还是很好听的,嗯。

3.有一个好朋友叫连笑,不管是追到了他还是没追到,都请务必和这位连笑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4.他自己会做菜,但是总是喜欢吃泡面,请叮嘱他健康饮食【虽然没什么用。

5.熬夜成精,修仙高手。经常大半夜和外国友人下网棋,十一点一过一定要拎他去睡觉。

6.睡觉时有多动症,但闹腾一会儿就会安静了。

7.会用那种水汪汪的眼神看着你,请一定要把持住【基本不可能,别问我为什么。

8.是个傲娇,容易炸毛,请小心哄着【炸毛的时候很可爱,可以好好欣赏。

9.网棋是个好东西,野狐弈城欢迎您。

10.什么?你想和他在一起?他是中国围棋国家队团宠,四百万粉丝能从中国棋院门口排到谷歌总部,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综上所述:他是我的。

(柯洁视角)

1.一大把年纪了还有婴儿肥,别捏他,他会捏回去。

2.记得打点一下蒲黄榆的Tony老师,千万千万不要让他烫头。

3.有一个好朋友叫姜东润,不管是追到了他还是没追到,都请不要吃这位姜东润的醋。

4.能把厨房炸了却还要坚持健康饮食的人,记得帮他点份外卖【不要泡面。

5.有时候下网棋会下疯,一天下十几盘,请在这种情况下不论用什么手♂段都要让他去休息!

6.初步判断有肌肤饥渴症,喜欢一♂切方式的肌肤接触。

7.压分动不动全梭,经常破产,请一定要定时救济。

8.看起来很呆其实是个切开黑,不!要!上!当!后果很严♂重!

本条不是正文:啊,好像哲♂学符号用的有点多……下次注意。

9.网棋是个好东西,野狐弈城欢迎您。

10.什么?你想和他在一起?小爷我告诉你一句:老朴只有我能叫!

综上所述:他是我的。

【七夕贺文】正常的一天


*没发生什么的正常的一个七夕
*韩语全部机翻
*不好看,真的

*以下,正文

对于仍然是会在这天大口吞下一票小伙伴们爱心狗粮的柯洁九段来说,七夕节不过只是365天中平凡的一天。

……大概吧。

如果他没有看见maker的那条野狐私信的话。


一天前,潜伏上线。一条私信却冷不丁跳了出来。

maker:모레나 갈 수 있습니까?

???????????

复制,粘贴,翻译。

(后天可以一起出去走走吗?)

哈?老朴你想干哈??不对,你不是在韩国吗???后天不是七夕吗????卧槽老朴你怀的什么心,被盗号了?????

潜伏:ok,어디 에서(在哪见)?

真香.GIF

您的好友朴廷桓反手就是一个秒回,速度快到令人发指。

maker:중국 기원:)

五秒钟后,柯洁开始对着天花板发呆,哦不,是胡思乱想。

中……中国棋院?老朴来这干嘛?还有那个表情……

有一种可能性。

柯洁的心跳陡然加快,甚至开始有些期待起后天与朴廷桓的会面来。


中国棋院门口一点都没有要过七夕的样子。

当然,作为一个超大的单身狗集散地,这种时候还会来棋院的人,不是闲得发霉就是……来约人的。

然而……人呢?老朴你人呢?

柯洁没有在棋院门口看到任何活物——除了他自己和一对正腻在一起的狗。

敢情今天狗都在我面前秀恩爱,连门卫大爷都不见了踪影。

柯小洁心很累。

肩上猛的传来触感,柯洁飞速地扭过头去,突然与某人四目相对。

“老朴你你你你什么时候到的,吓吓吓吓死我了!”柯洁下意识地想退后,却发现自己被朴廷桓抓住了肩膀,差点又弹回去。

差点又弹进朴廷桓的怀里。

朴廷桓面无表情地“无视”了柯洁一瞬间红到能滴血的耳朵, 把手继续搭在他的肩膀上往前走。

柯洁亦步亦趋地跟着,内心足足刷了一尺厚的卧槽。

在大街上走了好一会,朴廷桓才把手从柯洁的肩上放下。

衣服被那只手压的略有凹陷,布料和肌肤贴在一起,就像那只手不曾松开一样。

柯洁没有去整理衣服。

他们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街上情侣不少,有几对向他们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毕竟……整条街,男男组合就他俩。

更尴尬了。

随着目光越来越多,柯洁开始有些不安,手向口袋里摸去。

还好,口罩带了。

柯洁正准备戴上口罩,却撞进了朴廷桓疑惑的目光。

只好祭出翻译软件。

베이징에서나는 알아 볼 수 있을 것이다...(在北京我有可能被认出来……)

朴廷桓突然笑了起来,面对着一脸懵逼的柯洁笑了起来。

柯小洁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我为什么要心虚啊!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的走哇!我这是被自己套路了吗!


……最终还是坐在了星巴克里。

柯洁吸了一大口星冰乐,盯着对面一坐下来就开始做死活题的朴廷桓。

已经半个小时了……这家伙还没把题做出来吗!

柯洁把自己挪到对面座位上去,坐在朴廷桓的旁边,努力瞅瞅到底是什么题能让老朴做上半个小时。

emmmm好像是有点难度……这是金太子的十星死活题吧……

柯洁凑过脸去,盯着朴廷桓的手机屏幕。

有点近。

柯洁意识到这个距离他已经能看清朴廷桓的睫毛,两个人的眼镜架已经微微相碰。

气氛有点微妙。

柯洁移开目光,有点紧张的舔舔嘴唇。

等等,视线里好像有个人有点眼熟。

一个姑娘坐在他们的斜前桌,柯洁还记得她,是一个他的粉丝。

那个粉丝似乎注意到了这边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将目光向这边投来。表情由一瞬间的惊愕变成了不可描述。

待柯洁反应过来,粉丝已经不见踪影,而自己的微博突然提示了一条私信。

「壳壳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和不卡七夕快乐哦![doge]」

咳咳。

咳咳!

在星巴克坐了一天,柯洁已经做了无数道死活题了。

鬼知道这家伙哪来的那么多题。

朴廷桓突然抬头,用中文问他:“回去?”

柯洁:“嗯????????”


所以为什么他回到了……朴廷桓在酒店的房间。

妈耶可怕,好紧张。

“老朴这是昨天才过来的吧……”柯洁随口问了一句。

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回答道:“嗯。”

“哎等等你听得懂中文???”

“学了一点。”

那还用什么翻译器啊!摔!

柯洁正胡思乱想着,突然发现某人靠了过来。

面对面,重复早上的四目相对。

只是朴廷桓的眼神不太对,目光灼灼,仿佛在暗示着什么。

柯洁脑子“嗡”了一声,想也没怎么想就向前凑过去。

嘴角相碰的一刹那,他大概相信自己是疯了。

“胆量不错,”朴廷桓在他耳边轻声说道,露出了一个微笑,“我订的明天中午的机票回去……因为我大概相信柯洁九段明天早上需要一个叫醒服务。”

柯洁退后一步,却倒在床上。

(不想起来了。)

朴廷桓压过来,轻轻将柯洁的领口向下拉。

“七夕快乐,柯洁九段。”

【网棋组/不卡壳:严厉的月亮】

【网棋组/不卡壳:严厉的月亮】

*军队paro
*开头稍带[不可描述]
*标题取自海因莱因的科幻小说
*很多东西都是我瞎编的

        柯洁都不知道那丝月光是怎么洒到房间里来的,但他依旧透过这座地下黑旅馆的房间里永远不会修补的破损的窗子看到了月亮的一角。
        柯洁本来想翻身下床,却又想起了正事。他只好继续躺着,等待着床另一头的躯体的行动。
        没过多久,一只手轻抚上他的腰。
        果然。柯洁咬咬牙,翻身陷入那人的怀里。他能明显地感觉到那个人的动作停了一下,似乎是对他一反常态的行为感到了一点诧异。
        “快点,快没时间了,朴廷桓。”柯洁低声向名为朴廷桓的男人吼道。
        “这可是你说的,再来一次,柯洁先生。”朴廷桓轻笑道。
        “别废话。”柯洁把头抬起来一点,狠狠的瞪了一下朴廷桓,又低头在他裸露的肩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那,我就不客气了。”朴廷桓熟练地把柯洁压在身下,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疲惫,铺天盖地的疲惫像潮水一般向柯洁涌来。
        他用双手把自己从床上撑起,迎头就听到一句话。
        “柯洁啊,既然你今晚又来了一次。说吧,到底想要什么?”朴廷桓戴好了眼镜,歪头望着他。
        “你们下一次袭击的主要街区和炮弹的详细资料。”柯洁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情感。
        朴廷桓听罢,从衣服口袋里翻出一枚信息存储粒,将它插入就放在床头柜上的电脑中。
        柯洁带来的老式电脑开机有些慢,蓝光照得这个房间幽幽的发亮。
        电脑总算是打开了,古老的操作系统上是默认的界面。朴廷桓熟练地将一些名字是乱码的文件复制到桌面,抽出存储粒,一个反手就不见了。
        “怪不得今天倒是再来了一次,要的东西有点多呀,”朴廷桓下床去了卫生间,轻飘飘的扔下一句话,“自己先看看吧,我不会骗你的。”
        卫生间里传来了洗浴的声音。
        柯洁眨了眨眼睛,独自凑到电脑前粗略地浏览着文件。看起来和前几次一样可靠,那大概就没问题了。
        柯洁听到门轻微的吱呀一声,这让他警觉地抬起头。却只发现是朴廷桓即将离开。
        “哟,柯基再见呀!”朴廷桓上扬的声调让柯洁感到颇受冒犯,但他还是忍不住冲朴廷桓应了一句。
        “军事分界线危险,注意安全。”
        但话音还未落,柯洁就已经注意到朴廷桓已经离开了。
        只是场交易而已,况且这又不是第一次了,为什么自己会在意那么多?
        没关系的,在月亮降下去之前要快点回基地了,没关系的。柯洁安慰自己。
        他走之前轻轻地带上了门。

       
        基地。清晨训练时间。
        没有人注意到柯洁是悄悄地溜回来的,自从柯洁开始不断地向上级报告一些准确无比的情报后,上头似乎也自动开始默认他可以自由出入军区而不训练。
        柯洁推开宿舍的门,里面空无一人。他把那台电脑藏在时越已经叠好了的的被子里,并附上一张纸条:
        [新情报,无误]
        得好好清理一下自己了。死老朴,那么多次了还那么用力干什么?柯洁在心里骂了一句,害得小爷我腰酸背痛腿抽筋。
        柯洁把围巾取下,却发现有人正好推门而入。
        是连笑,倚在门框上。他看着柯洁脖子上的痕迹,低下头叹了一口气,上前一步说道:“柯柯啊,算我们求你一次,你可以不要再去找那个敌方军官朴廷桓了吗?”
        柯洁略微惊慌地退后一步:“你,你们怎么知道的?”话才说完,柯洁就意识到自己漏嘴了,他咬咬牙,吐出三个字。
        “不可以。”
        “那为什么呢?”另一个声音响起,柯洁才发现芈昱廷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还有时越。
        这种被小伙伴集体抓住的感觉真的不好,柯洁扶额。
        “柯洁,你是一个谨慎的人,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去相信一个在战争时期认识的敌方军官呢?我们也知道你是怎样获取情报的,你换下来的衣服里可有不少线索。”时越开囗,语调很平和,却给柯洁一种无形的压力。
        柯洁一时沉默了,过了好久才轻轻的说:“不,我认识他很久了。”

        朴廷桓回到办公室,却发现有人坐在自己座位上。
        未等他上前去查看,转椅上的人却自己主动露出了面目。“廷桓,不要再去找柯洁了。纸是包不住火的。”姜东润一脸严肃。
        朴廷桓耸了耸肩,知道已经瞒不到这一步了,摊手说道:“实际上我们也并没有多大的损失,我给他的地图资料主要还是平民居住区。”
        “廷桓你听好了,那些所谓的平民区下藏着多少个战斗联结点你又不是不清楚。”
        “这本来就是一场该死的战争,我希望它越早结束越好——”朴廷桓甩过一句话,但却被姜东润一个噤声的手势猛烈地打断了。
        “别在这里传播反战主义!小心隔墙有耳!”
        朴廷桓不情愿地闭上了嘴巴,他心里烧着一团火。
        “廷桓你是怎么认识柯洁的?”姜东润又疑惑道。
        朴廷桓调整了一下情绪,道:“比你们想象的早得多。”

        宴会厅里回响着酒杯碰撞的声音,白天的会谈已经举行完毕。明天朴廷桓一行人就要离开了。
        会谈的气氛紧张又微妙,似乎晚宴上轻松了不少。但朴廷桓知道,眼前的和平只是假象,战争的阴云已经很浓了。
        朴廷桓讨厌大厅里那些假惺惺的客套话,讨厌那些浮夸又虚假的笑声。
        他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有这样的想法,他只知道自己不能流露出这些颜色。
        朴廷桓尽可能不让自己脸上显出厌恶之色,他得先保证自己的安全。
        但就在那一刻,他遇见了一个年轻男子的目光。
        那个人已经从座位上起身,正在用一张餐巾纸擦拭脏脏的眼镜,准备把眼睛重新架到鼻梁上。刹那间,他们四目相对,朴廷桓突然明白对方的眼神出卖了他自己——他明白——眼前这个人和自己想着同样的事。
        这是一个确凿无误的信息。
        但眼神相撞所产生的的心领神会在那一刻很快一闪而逝,那人的表情又变得和别人一样深不可测。
        晚宴结束后,朴廷桓回到宾馆。却发现在一楼的一角,宴会上出现的那个人正坐在那里。
        朴廷桓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坐在那人面前。直到这时,他才认出来这个人就是已经在界内小有名气的柯洁。
        柯洁正在低着头,感觉到有人到来,便抬起头微微示意。随后又低下头继续翻看报纸。
        朴廷桓不太清楚柯洁的底细,只知道这个人经常被他的上级提起,年轻,成绩显著,违纪纪录上从未出现过一个标点符号。
        但那一个眼神让朴廷桓知道了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朴廷桓欲言又止,他们只不过在一两秒钟内将换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眼神,谁又能确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但朴廷桓不想让故事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他终究还是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我看到了你的眼神。”
        柯洁没有抬起头,只是简单地应了一声:“哦。”
        朴廷桓决定挑明一点:“你讨厌战争,并且知道接下来我们国家之前的关系走向会怎么样。”
        柯洁打了个激灵,挺起身坐得更直:“您的意思是?”
        “放心,这个时候我代表的是我自己。我能和你聊会儿吗?我是说,关于某种主义,”朴廷桓笑道,向前伸出手,“对了,我叫朴廷桓。”
        柯洁下意识地同朴廷桓握手,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他。
        过了一小会儿,柯洁的眼神柔和下来,那双眼睛让朴廷桓心头一颤,他听见柯洁用那种清软的语调说:“行,我们聊聊。”

        他们的第一次谈话过后仅仅一年,那朵乌云笼罩了大地。
        朴廷桓记不清那时候他在军事分界线处遇到了正在那晃悠的柯洁,在那座小旅馆里他们再次彻夜长谈。
        朴廷桓记不清他是怎样情绪失控,记不清他是怎样突然抱住柯洁,记不清云雨之后他是怎样的清醒。
        他只记得第一次那天晚上,月亮透过窗户在简陋的床铺上打下严厉的光芒,似乎在叩问他的心灵。
        “我讨厌无辜的人被伤害。”
        “……”
        “我满足你,而你给我情报。”
        “……好的。”
        “成交。”

        情况不对。
        柯洁站在他和朴廷桓约定好了的房间门口,却发现房门下有一张小小的字条。
        [计划有变,柯,速至263房间]
        不可能,这座旅馆里不存在263房间。柯洁出了一身冷汗,出事了。
        而且,朴廷桓绝对不可能就用一个冷冰冰的“柯”来称呼他。
        柯洁试着打开门,而当门把转动的那一刹,他听到了一丝极细微的响声。
        嘶嘶————
        柯洁拔腿就向大门口跑去,大声呼喊:“都快点走!有炸弹!”
        但出来的人寥寥无几。柯洁无法停下脚步,他只能快点,再快点。
        那是一种精准打击的炸弹,伤害范围不大,在地面上没什么威胁,但这座旅馆位于地下。
        炸弹被埋在很深的地方,实际上已经被引发,还有十几秒就会到达这里。
        当他一口气跑出正门百来米时,柯洁听到了什么浑厚的声音。
        那是来自大地深处的震动。
       

        连笑看见柯洁风风火火的闯进宿舍,以惊人的速度收拾了几样东西又准备离开。
        “柯柯你要去哪里?”连笑急急地问。
        “朴,廷,桓,有,危,险。”柯洁一字一顿的对连笑说道。
        “你……为什么要去救他?”连笑本欲阻止柯洁,却又放下阻拦的手,问道。
        “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为什么要去救他?”柯洁收拾完毕,已经冲到了门口却又回头,脸上浮现出一种复杂的神色,“我不知道。”

        柯洁藏在几个巨大的货箱后,听着那几个黑市老板操着听不懂的方言大声嚷嚷。朴廷桓好几次就是从他们的基地偷偷搭这种黑车过来的,既然朴廷桓能行,那么柯洁也行。
        货车开动了,他能感觉到。
       
        柯洁趁着卸货飞快地跳进了通货管道,从朴廷桓曾经给他看过一次的地图上来看,这里能直达核心部分。
        他的速度一定要快。
        毕竟敌方的死刑制度他早有耳闻,若是去晚了……柯洁强迫自己停止了想象。
        哒,哒,哒。
        柯洁灵敏的从管道旁边工人上下的梯子上去,却撞上了一个坚硬的物体。
        他来不及揉揉脑袋,便看到一个通体银白的机器人猛然睁大了“眼睛”。
        该死的,坏事儿了。
        柯洁迅速抽出枪对着这个机器人的两眼分别来了一枪,然后连滚带爬地向通道深处跑去。
        被破坏了程序核心的机器人依然站在原地,却发出一声尖锐的啸声。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人的脚步声,混杂着机器的履带声。从四面八方涌来,声音越来越大,在不断的逼近柯洁。
        嘎吱————咚!
        柯洁只是听到了身后的什么声音,随后头部一阵仿佛被撕裂般的剧痛。他一个趔趄倒在地上,看到了一缕机器人眼中的红光。
        那是他昏迷之前看到的最后一丝光芒。

        手,动不了。脚也被绑住了。柯洁感觉自己从未如此狼狈。
        他从黑暗中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对面的椅子上坐的是手脚自由的朴廷桓,面若冰霜。
        柯洁扭头不让自己去看朴廷桓的脸,他环顾四周,却发现这里是一个全封闭的环境。
        所以我和老朴这是……进局子了?
        柯洁突然听到一种熟悉的声音,那是金属的薄片在震动。他看向朴廷桓,却发现对方已经抽出一把刀静静地望着他。
        “如果杀了我你就能免于一死,那么就动手吧,老朴。下手痛快点。”柯洁露出一丝苦笑。
        朴廷桓面无表情地站起来,手里依旧握着那把刀,慢慢地向柯洁逼近。
        柯洁闭上眼睛,他从未感到时间可以这么慢过。就像岩浆一样,一滴一滴地滴落下来,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岩浆会蔓延到自己的脚下,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脖颈处传来轻微的痛感,他知道那里开始划出血痕了。很快那里就能开出鲜艳的玫瑰的,柯洁知道。
        他又睁开眼睛,和朴廷桓四目相对,朴廷桓那仿佛陷在星辰里的眸子让他呼吸有些发紧。
        那双眼睛里好像还有什么东西,柯洁努力睁大眼睛想要看清,却发现那个东西突然放大。
        那是柯洁的脸,和柯洁的眼睛。
        唇上突然传来的轻微触感和金属跌落地面的声音几乎在同一时刻被他感受到。朴廷桓加大了亲吻的力度,舌头以一种近乎蛮力的方式在他口腔里横冲直撞。柯洁的睫毛微微颤抖着,他试着笨拙地回应朴廷桓,两人额头紧紧相抵,黑眼睛看着黑眼睛。
        漫长的一个世纪终于过去了。
        朴廷桓的手滑到柯洁的肩上,伸出舌头把柯洁脖子上的血迹轻轻地舔干净,恶作剧式的不顾柯洁在颤抖的身体。
        朴廷桓正起身来,不可察觉地叹了口气:“什么时候我们之间竟变成这样了。”
        柯洁才刚刚调整好呼吸,一段话像连珠炮一样直接向朴廷桓扔了过去:“玛德死老朴你看看你差点就真死了!胆小鬼!有本事干掉我啊!关键时刻啊!说!你是不是想对我这么干很久了!”
        朴廷桓看着柯洁已经涨红了的脸又气又笑,干脆搂住柯洁又亲了上去。
        “是啊,我早就想这样了。我们做了那么多次,这接吻都还是头一次呢。”

        这里是秘密刑场,柯洁知道的。一大早,他和朴廷桓就从牢房里被抓出来一路颠簸到这里。
        他们都被禁锢在皮椅上,针头里有半管淡黄色的液体。
        他和朴廷桓是背对背的。柯洁感到朴廷桓向自己这里靠的紧了些。
        在不知道是谁念完了那一大长串冗长的决定书之后,柯洁看着淡黄色的液体被注射进了自己的体内。
        不知道为什么,他很平静。
        柯洁把头向后仰去,靠在朴廷桓的肩上。
        结束了。

        结束了?
        柯洁直起身来,却发现自己似乎正在一辆废弃的马车上,朴廷桓还躺在他的身边。天空已经很暗了,月亮正从地平线上跃起。
        我……我没死???????
        在判断这个深奥的哲学命题的时候,柯洁的第一反应是猛的掐了一下朴廷桓的脸,外带一句爆豆一样的疑问句。
        “老朴这是不是梦!!!!!”
        脸部肌肉受到意外袭击的朴廷桓突然惊醒,把柯洁直接摁住:“柯洁你干什么?”
        柯洁呲牙咧嘴地道:“老朴我们不是被打了那个什么安乐死玩意儿吗?怎么还没死。”
        “柯洁同志,如果你想去死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去死,但是我要告诉你,我们没死,你听清楚了,这不是梦。”朴廷桓松开了柯洁,咬牙切齿的道。
        “那那那???”
        “你溜进来这次乱了整个基地的正常运作,你肯定鼓捣坏了什么东西。这样东润哥才有时间帮我们把那个安乐死药剂换成掺了催眠药的生理盐水。”朴廷桓淡淡道。
        “我好像确实弄坏了一个机器人……”柯洁很欠揍地笑了。
        朴廷桓给了柯洁一个白眼,又一把搂住了他。
        柯洁仰起头:“老朴,你以后怎么办啊?要不要……嗯哼那个……来……”
        “哎呦喂,柯基你都会挖墙角啦。行吧,我看看,”朴廷桓挑挑眉头,“所以呢……”
        “卧槽卧槽卧槽老朴你干什么你干什么你干什么放开我!!!!!老朴你!!!!!”

【网棋组の网棋二三事⑧】

【网棋组の网棋二三事⑧】

*这个标题用来记录柯朴的网棋之下的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能不能更新看蒸煮
*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
*每一篇的故事背景都可能不一样啦

5.6网棋记录

        明明排位赛都快开始了,野狐你怎么还不打开房间!!!
        柯洁晃着鼠标,咬牙切齿道,这只狐狸怎么这么慢?
       【绝艺表示我并不想躺枪x
        喂!这可是野狐排位赛!这可是我和老朴的比赛!反应快点!
        天苍苍,野茫茫,野狐终于开房间。柯洁瘪了瘪嘴,麻利地点了进去。
        然而……朴廷桓好像迟到了。
        潜伏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看着汽油们飞速的刷着评论哭唧唧地等待某个不知道在干什么的对手。
        老朴不会又要翘掉比赛吧!柯洁心中一惊,想起以前maker无数次放野狐排位赛鸽子的经历。
        好无聊啊,这几分钟怎么这么漫长。诶?有人说我这个场景好像“独守空房”耶……对面迟迟不来关我什么事啊QAQ
        等等,“独守空房”?野狐你拉黑功能在哪儿?咳咳,潜伏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看不要看不要看不要看。
       【您的好友[maker]已进入对局室】
        老朴!老朴你终于来了!不愧小爷我等了这好几分钟!
        然而,潜伏同学又发现了观战列表中的一只刚刚上线的piaojie。
        想起当年我双杀你们小情侣,晚上泡了一包泡面庆功,这茬子事你们都忘了?
        柯洁并没有理会自己执黑被压成了鸡,都看我拿黑棋觉得我一定会输对吧,嗯?
        我就不信邪了,哼!
        潜伏迅速落下第一子。
       

        棋局已经进入官子争夺战,双方都咬得非常紧,第三区间早已过去,野狐的各位也就是坐着看看戏。
        这样……这里能收上几目……还有这里,粘上……
        潜伏点上了某颗小心心的最后一子。
       

        黑1.5目胜!
        柯洁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谁说我执黑不能赢老朴的?还有谁嚷嚷过几天后我对老朴的那盘联赛?来啊,几天后咱们用实力说话!
        老朴,围甲见!       

【网棋组の网棋二三事⑦】

【网棋组の网棋二三事⑦】

*这个标题用来记录柯朴的网棋之下的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能不能更新看蒸煮
*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
*每一篇的故事背景都可能不一样啦

5.1网棋记录

        柯洁今天要励志做一个劳模,五一劳动节这种时候最适合下网棋了嘛!
        小狮子微笑着亮出了自己的獠牙。
       【血腥场面】
       【未成年人禁止观看靴靴】
        谢尔豪:柯老大这就是您的不对了啊,为了开胡就这么丧心病狂吗?我本来准备中午下一局就去吃饭,这我就被连逮着下了两局???
        李志贤:说好的中韩友好呢???
        围观群众纷纷表示五一的光辉照耀你们。
        野狐众人抢占前排,纷纷掏出西瓜爆米花可乐鸡块瓜子面条冰棍饼干苯酚煎饼果子韭菜盒子准备看戏,等待下一个被潜伏的大刀砍落的小可爱是谁。
        好像没有什么不对的东西混了进去【
        沉默,沉默,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不知柯少又邀请了哪个幸运儿呢?
        清脆的提示音响起,潜伏,潜伏下棋了!!!
        然鹅潜伏的对手是……
        外国友人手一抖,野狐棋迷吼三吼。今日maker对潜伏,你来我往都破产。
        只见两人落子如飞,不到一分钟就下了将近三十手。
        不,准确来说,应该是拍了将近三十手。两人似乎在斗气一样,一子落下另一子迅速跟上,几乎围观的所有人都能想象出,要是他们两个这盘棋是面棋的话,那绝对是棋子啪唧一下拍在棋盘上。
       【投子的话应该也是抓起棋盘噼里啪啦地向对方的脸砸过去吧】
       【不不不那太危险了】
       【潜伏和maker突然放下数不清的爱恨情仇一起和善地盯着你】
       【速速后退.jpg】
        这局潜伏又快意取下一胜,众人本以为此事就此了结,今日的不是冤家不聚头好戏也到此结束。
        可是事情哪有那么简单???
        一小时后,深明大义临危不惧的maker又担当起了呼噜呼噜暴躁小狮子头毛的重任,在一片“竟然还来一盘”的惊呼声中开始拍子。
        这一局……更快了。一分钟不到就下了五十多手你们还是人吗???
        就是这种15s的快棋才刺激嘛。
        野狐的棋友们又默默地看着半个小时后血流成河的棋盘,心里说maker您胆真大。
       【“吃光老朴”,是第一件大事。
                                                ——潜伏】

【网棋组の网棋二三事⑥】

【网棋组の网棋二三事⑥】

*这个标题用来记录柯朴的网棋之下的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能不能更新看蒸煮
*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不上升真人!
*每一篇的故事背景都可能不一样啦
*我是不是太久没写手生,让老朴ooc了

4.13网棋记录
                              
        朴廷桓盯着电脑屏幕,然后看到黑子落在了一个熟悉的位置。
        咳咳,又是第三手点三三。
        这他喵的是“柯洁流”吗???朴廷桓扶了扶额头,表示并不想说话。
        下次我可以不下星位吗?朴廷桓问自己,顺便又和潜伏在棋盘上划拉出1/4个“风车”。
        不不不,不下星位?不存在的。
        看潜伏点角不是很好玩吗?这就是在向我证明我是和柯洁下棋呀!
        什么时候他能在和我面棋的时候第三手点我三三呢?上次春兰杯他就第三手点了东润哥的星位。
        那时候的朴廷桓赛后翻棋谱时如临大敌。东润哥你怎么能这样!
       【今天的maker也不知道在想什么.jpg】
         跑题了,跑题了。
                                    
        两局过后,朴廷桓整个人摊平在折叠椅上。
        DeepZenGo要退役了,弈城上很快就对他来说没什么棋可下了。
        来野狐晃悠倒是有各路高手邀战,可是问题是某个id……
        潜伏同学请不要挂树好吗谢谢。
        我可是被你记在小本本上的男人你为什么就不邀请我下棋!!!
        等等朴廷桓你怎么知道你被柯洁记到日记里去了?
        朴·假装自己不知道乌鹭网上的中国棋手微博专题·廷·假装自己不知道自己只翻柯洁的专栏·桓:闭嘴!
        今天的maker依旧想找潜伏下棋,并且闭上双眼慢慢回味对局还不承认黑暗骑士就是某柯。       

关于酒的故事

*大半夜随手摸个……段子?
*卧槽明天就要期中了我还在干这个
*关于酒类全部来自于道听途说

        说实话,对于比完赛后聚众唱KTV这件事,朴廷桓还真挺不感冒的。
        包厢内灯光很暗,酒红色的长沙发在他眼前漆黑成一团,古力又拽着元晟溱对着话筒嘶吼。嗯,一如09年时那样辣眼睛。
        朴廷桓想找一个角落缩着,却发现四周都是人。棋手们站着坐着或瘫着,三三两两地聊着,唯独朴廷桓在这里闲成咸鱼。
        他瞄了瞄不远处,姜东润和金志锡都在和中国棋手聊天,申真谞……申真谞在打游戏。
        待朴廷桓好不容易挤出人群,来到一个好像没有人的角落,却发现这个角落好像并不是……没有人?
        嗯,有只超大号的柯基。
        柯洁也坐在这个角落,专心致志地盯着手机,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朴廷桓又向四周望了望确认一遍,这里好像是真的唯一一个人比较少的地方了。
        朴廷桓最终还是在离柯洁不远的地方坐下。似乎是感到了一点动静,柯洁抬头望了朴廷桓一眼,但很快又专注于手机。
        好无聊啊……朴廷桓往柔软的沙发上一瘫,随手翻起不知道是谁扔在沙发上的酒水单。
        “这里的威士忌味道不错的哦。”朴廷桓记得姜东润笑嘻嘻地对他说过。
        朴廷桓悄悄看了一眼柯洁,想着不如搞点事情。
        他起身离开包厢,去外面的吧台打算点上两杯酒。
        木制吧台后面的调酒师问他要点些什么,他给自己要了一杯朱拉小岛的威士忌,然后又思索了一会儿。
        考虑到某人一杯倒的不可控性,朴廷桓大抵还是觉得给他要一杯VOSS矿泉水最为安全。
        可毕竟他今晚还是来搞事的。
        向来是乖乖朴的朴廷桓露出了一个邪恶的微笑。
        他又浏览了一遍酒单,最终还是要了的最上面一款推荐,尽管他不太看得懂那上面的英文在说什么。
        他看着调酒师利落的凿下一大块冰球,丢入一个剔透的水晶岩石杯里,再倒入两盎司朱拉小岛麦芽威士忌,很快地做好了自己的酒。
        没过多久,另一杯也上来了。他闻了闻,像是某种水果马提尼。
        朴廷桓端着这两杯酒回到包厢的那个角落,柯洁依旧坐在那里,只是没有在玩手机。
        朴廷桓把酒往他们俩面前一放,杯子与木质的桌子相撞发出的响声惊动了柯洁。
        柯洁盯了盯那两杯液体,随即双目又对上朴廷桓挑衅的眼神。他看着朴廷桓将那杯蓝色的酒液向他面前一推,自己牙一磨。
        老朴你干哈呢???想搞事是伐???
        来就来!干!咱俩谈谈情怀!谈谈人生与理想!
        无(chen)所(gong)畏(shang)惧(dang)的柯洁毫不犹豫的拿起酒就干,水果的甜香混杂着酒精的刺激一路跌到他的胃中。
        等等那种喝了酒之后晕乎乎的感觉怎么又来得这么快!卧槽老朴你!
        朴廷桓则是不紧不慢地啜了一口,看着面前的家伙逞完强后突然感觉不对劲的样子,噗嗤的笑出了声。
        柯洁脸上迅速泛起了红:“老朴你笑什么?!”他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卫衣,把自己包得像个北极熊一样滚滚的。
        朴廷桓似乎已经填不了自己的脑洞了。
        他是真的后悔没有给柯洁点上那一杯名为“白色佳人”的柠檬金酒,要不然他现在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告诉柯洁酒名并且看好戏。
        扑通一下,柯洁扶着额头躺倒在沙发上:“老朴你个没良心的……我咒你马上醉的和我一样……”
        然后他就睡倒了。
        朴廷桓把自己杯子里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目标达成!
       【今日整柯基(1/1)】
        要不……再去拿一杯?






        所以直到今天,朴廷桓和柯洁都不知道那张他们两个醉成一团睡在一起的照片是从哪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