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卡尔的星霾-冬青爪

这儿冬青爪,可以叫爪爪啦!
围棋|科幻|柯洁九段
嗑粮杂食/偏网棋组
没事喜欢写点搞事情的cp

【214贺文】111号房间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完整版]

【网棋组214贺文】111号房间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中韩棋手组团旅游
*woc这个抽签有黑幕!!!
*cp主朴柯,副笑姜古李常李龙太子檀朴
*至于老唐和崔毒,嗯,他们负责说学逗唱
*副cp们只是来跑龙套的!!!






天道好轮回,而这对于我们的柯小魔头来说,却不幸被言中。

他瞪大双眼,左手还拖着行李箱,右手抓着那张签,上面明晃晃的写着“111”。

他抬起头,一行人中另外一个抓着“111”纸条的人也抬起头望向他。

朴!廷!桓!

柯洁哭丧着脸,把头转向古力:“古哥!这个抽签有黑幕!我可不可以请求重抽!”

古力一本满足的搂着李世石,他们两个手里都攥着“113”。

李九段笑的可欢了。

古力诡异的笑了笑,摇摇头,将声调拖长:“不——可——以,柯基小朋友。住房同国回避,你得遵守。更何况,你还挺幸运的呢,抽到了111号房间。”

“可是古哥你看这个签!这不是故意的么!你们!”柯洁露出绝望的表情。

柯洁看着连笑拿着“112”和姜东润碰头,李昌镐很乖的待在常昊旁边,两张“114”早就不知道被他们两个藏到哪里去了。

时越和金志锡相视一笑:“你也拿到了115?”檀啸则看着自己的“117”,疑惑地问朴永训:“请问另一张117在你手上吗?”

大朴一脸灿烂的点了点头。

唐韦星和崔哲瀚分别拿着“116”相对无言。许久,唐韦星才开了口:“你要比比我们两个谁更毒吗?”

崔毒抱拳:“哪里,哪里,要论这门绝技,我还是比不上您。”

柯洁不知道这是什么恶趣味,不就是来旅个游,房间安排还这么搞事情的吗!

他正怨念着呢,完全没有注意到那群抛弃了他的小伙伴现在真的抛弃他了。待柯洁回过神来,他们都已经去房间了,只留下柯洁和他的室友傻愣愣地站在酒店走廊。

他的室友是谁来着?柯洁努力想忘掉这个令人不快的问题,但他的大脑还是太快了。

这还用问?朴廷桓!

朴廷桓此刻也梗在那儿,盯着自己的手机做死活题,完全没有要理柯洁的意思。

柯洁决定也不说话,于是两人就这么无声地站在那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名为尴尬的气息。

你不说话,我就不说话!

就这么僵持了五分钟,柯洁觉得再不说话好像就对不住了。但他怎么能够输掉这场战斗!绝对不能坚持不住先跟老朴说话!

但是就这样站着好累……柯洁突然灵光一现,我可以现在自己去房间啊!

柯洁蹑手蹑脚的溜掉了,朴廷桓抬起头,看了柯洁一眼,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柯基啊,你是不是感觉你没有拿什么东西?

果然,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当柯洁站在111号房间门口时,却发现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东西,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他瞪着门把,这里要刷卡。

房卡!!!

可房卡在哪呢?自己好像也没拿到啊?不会飞了吧?柯洁内心直接一个问号三连。

难道……他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来来来,大家抽签了啊!一个房间两个人,同国回避,注意啊!只有一个人会拿到房卡哦!”古哥爽朗的笑声还留在柯洁的脑海中。

柯洁知道房卡在哪儿了,但他现在尴尬的简直要飞起。

他一路小跑回刚才的集合地点,朴廷桓还站在那儿研究死活题。只不过随着他的靠近,朴廷桓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奇怪。

柯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好奇地盯着朴廷桓,老朴你这是什么表情?

等等,有件事情不对。柯洁瞄了一眼朴廷桓的手机,你的死活题怎么还是这一道!

朴廷桓彻底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活脱脱地笑成了一只大脸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余音绕梁,三分钟不绝。

朴廷桓从口袋中拿出房卡,递给柯洁,竟然还拍了拍他的肩。

“老……老朴你?”柯洁睁大了眼睛。

柯洁深深地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对他的恶意。

很好,很好,非常好。柯洁今天第二次体验到了那种真诚的绝望。

他再次环顾这个房间,确保除了正中央那张双人大床外没有任何一件超过一米八的家具之后,他想起了他古哥邪恶的笑容。

“抽到111号房间是很幸运的哦∽”

真幸运,真的是非常幸运了。

现在才晚上九点,他才不想这么早就睡。但是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他现在要干什么?

他才不想和朴廷桓共处一室而且两个人还会互相大眼瞪小眼。

现在朴廷桓坐在床尾,将电脑放在膝盖上。柯洁悄悄瞅了一眼,似乎看到了野狐的界面。

柯洁挪到床头,掏出手机登录野狐。

不愿意尴尬,那就下棋好了。

顺利过关[10段]                                观战
ykpcx[10段]                                     拒绝
印城之霸[9段]                                  观战
末日[9段]                                         拒绝
maker[9段]                                       对弈
诸神的荣耀[9段]                             对弈
剑过无声[9段]                                 空闲

【您的好友[顺利过关]拒绝了您的对局邀请】
【您的好友[印城之霸]拒绝了您的对局邀请】

柯洁面无表情,柯洁冷漠脸,柯洁面瘫。

怎么我一登录你们就全部挂树啊?柯洁咬牙切齿。

只能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笑笑身上了,柯洁看向“剑过无声”那个id,笑笑你是最好的,你会陪我下棋的吧。

剑过无声[9段]                                 拒绝

柯洁深呼吸一口气,又长长地把这口气吐到台灯上,他自暴自弃的把手机往床上一扔,开始揪起毛来。

暴躁,十分暴躁,他现在想找个人来切一盘都不行吗?

旁边传来鼠标的点击声,柯洁把头稍微偏了偏,就看到了朴廷桓的电脑屏幕。

他干脆挪过去,想去看看朴廷桓正在和谁下棋。当然,安全距离要在一米以外。

那他怎么看得清啊?柯洁干脆连这个安全距离也不要了,直接凑到朴廷桓的旁边。

“老朴你在和老唐下棋?”朴廷桓突然听到一句中文,差点滑标。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只柯基凑过来了,还在研究自己与唐韦星的对局。

啧,谁刚才还在走廊上和自己斗气的?果然道行太浅,还是小孩子。

朴廷桓只是点了点头,继续专注于对局。

对面的唐韦星正在用读秒,朴廷桓也在思考自己的下一步最好落在哪儿。

这里?他将鼠标移到那个交叉点,又有些犹豫不决。

突然,一只爪子攀上他的电脑屏幕,指向了棋盘上另一个交叉点,还戳了戳。那只爪子还指了指他原来那个选点,在电脑屏幕上划出一小道弧线,指向了自己的一个断点。

朴廷桓突然懂了,那里不能下,要是被唐韦星一断就不好了。

虽然他很感激这只爪子的主人,但他还是先把这个爪子从他的屏幕上拍了下去。

柯洁顶着一头乱发瞪着他:“老朴你刚才是不是傻了?这个地方都没看到?”

朴廷桓虽然听不太懂这句话的意思,但柯洁的语气已经让他差不多懂了这句话。

这只柯基在挑衅自己吗?朴廷桓露出一丝坏笑,把电脑和鼠标往柯洁的方向一推。

小狮子先是挠了挠头,然后就磨着牙瞪着他:“来就来,怕谁!”随即毫无顾忌地接过鼠标就与唐长老大战。

此时的116号房间。

唐韦星正在与朴廷桓下网棋,崔哲瀚正在拿着自己的手机看综艺节目。

唐长老感到了一丝不对劲,对面的棋风这是怎么回事?是完全换了一个人吧?这不可能是小朴会下出来的啊?

随着棋局的缓慢推进,唐韦星觉得形势越来越不妙,电脑对面那个突然不太像朴廷桓的那个人似乎觉得自己优势挺明显的。

然后唐韦星震惊地看着名为“maker”的帐号将下一手拍在了一一。

他知道对面那个人是谁了。

柯洁,你给我站出来!谁允许你动小朴的电脑的?

就是小朴允许的啊,在对面的111号房间中,柯洁露出了欠揍的笑容。

随着“诸神的荣耀”投子认负,柯洁烦躁的心情也得到了缓解。

时针也指向了11点,该睡了。

祝好梦哦。

【The first night】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似乎是因为刚才的网棋太过兴奋,柯洁似乎忘了一个事实。

今晚可不是他一个人睡,嗯,还有老朴。

他才不想去睡地铺呢。

于是,柯洁和朴廷桓现在都蹲在床上。没错,是蹲着。他们都抓着自己的枕头,扯着同一张被子,四目相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味儿。

没过多久,似乎是蹲着太不舒服,柯洁一松手,把被子扬起来,蜷在里面。

“睡觉!”

半夜,朴廷桓还在睡梦之中。突然,他感到有什么东西压在了他身上。

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戳到了他的肩上,似乎还在咕哝着什么。

没有人在旅游之前告诉我柯洁九段有多动症啊!!!朴廷桓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只好慢慢地,慢慢地挪动身子,把身上挂着的这只小柯基剥离到床的另一边。

还粘的真紧啊,把被子都卷成卷了。

【老北京柯基卷,美味又健康x不是广告

等朴廷桓好不容易把柯洁弄下来,天都微微亮了些。朴廷桓钩着柯洁的手腕,把他安放好,又把被子往他身上一铺。

呼,总算搞定了。

可没过多久,这家伙又靠过来了

朴廷桓干脆起来,让柯洁自己去享受那张大床。

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只柯基了。

emmmmmmmmmmm!

柯洁醒过来了,发现自己躺在床的正中央,而且床上还只有他一个人。

他的室友坐在一张椅子上,听到了声响后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把头低下去。

老朴你不理我是什么鬼?

嗯?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