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卡尔的星霾-冬青爪

喵喵喵这里是冬青爪!
主打狗柯西皮
围棋爱好者/科幻死忠粉
热爱半科幻意识流围棋技术路线

【不卡壳/网棋组:拥抱】

【不卡壳/网棋组:拥抱】
【还没写完……还有一个Part……】
                                 
【Part 1:凤凰之巅】
        将最后一个单官收完,裁判数了数目,随即郑重宣布道:“白胜1又1/4子。”
        朴廷桓眨眨眼,突然意识到他输了。
        其实他小败自己早已清楚,黑棋,中国规则下贴7.5目,盘五,无论如何也贴不出目。
        他看见坐在对面的柯洁九段神情放松下来,脸上露出了一个他十分熟悉的笑容,开始啃起手来。
        啃啥手呢,小孩子得瑟啥?都20岁了,一把年纪了还啃东西。朴廷桓在心中默默向柯洁比了个中指。
        然而,朴廷桓内心一万匹草泥马飞奔而过的还是将正啃着的毛巾放下,又控制不住的开始边啃手边复盘。
        看来啃东西这个习惯自己也是改不掉了,朴廷桓吐槽自己。
        突然听见对面敲打棋子的声音,朴廷桓连忙抬头,却撞进了柯洁的眼神。
        [老朴我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住口!你连笑干哈?]朴廷桓怒目而视,丝毫不畏惧的用眼神怼了回去。
        [哦?连笑?笑笑是我的我不管我不管哈哈哈哈哈哈哈……]面前那只柯基笑的正欢,极度欠揍的笑容让朴廷桓颇为恼火。
        [哈哈哈你个大头鬼,复盘。]朴廷桓手在棋盘上挥挥,随即拣了一个角部开始摆变化。
        柯洁也没再表现什么,脸上依旧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微微翘起的嘴角让朴廷桓心头一热,他连忙低下头,不敢直视柯洁。
        可这低下头却依然能看到柯洁啃手的样子。柯洁又抿上了嘴,那只修长好看的手在棋盘上摆弄着,捻起颗白色的云孑又落在另一处,棋子在柯洁的手指上印下了淡淡的红痕。
        朴廷桓更用力地低下头,一头柔顺的毛几乎快磕到棋盘边上了。
        他几乎是在尽全力按捺住自己内心冒出的那些粉红泡泡。
        突然,他感觉头毛被戳了一下,他惊慌的抬起头,却发现一头乱发的柯洁正拿着枚棋子颇为奇怪的看着他。
        头发被比赛时的焦虑弄的微卷的柯洁九段此时正歪着头。黑框眼镜下的目光不再像对局时的咄咄逼人,此刻温软的倒真的像只充满了好奇的小柯基。
        柯洁的手还未收回,朴廷桓这猛的抬起头让他的手拍在了朴廷桓的头毛上。
        柯洁的手像触了电般的收回,又抓抓头发向朴廷桓示意继续复盘。
        朴廷桓还沉浸在刚才被柯洁拍到头的瞬间,他不知道自己的耳朵有没有红。
        镇定,镇定,又不是和这只柯基第一次复盘了,朴廷桓告诉自己。
        可这老毛病和啃毛巾一样,改不掉了啊。
        复盘到底还是认真了起来。棋盘上激烈的对杀重现。朴廷桓飞快地摆着,此刻他的内心没有一点波澜。
        当然,不小心碰到柯洁的手时,那后背一股股热浪除外。
        朴廷桓终于在躲藏柯洁好奇地投到他身上的目光的快乐又难捱的煎熬中度过了复盘,他终于敢抬起头,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尽管他对柯洁的目光依旧还是躲躲闪闪的。
                         
        柯洁走出对局室,凤凰潮湿又清冽的空气让他感到舒适,他感到手上有什么东西,仔细一看,是一根稍稍弯着些弧度的头发。
        他像个小孩般的将头发拈起,横放在手心。嗯,像个笑脸。
        柯洁突然记起这是朴廷桓的头发。先前自己瞅着那老朴埋着头,耳根泛红半天不落一子,便好奇的想去戳戳他的头。
        可柯洁没想到朴廷桓反应竟然会这么大,这就让他一不小心将整个爪子拍在了朴廷桓的头上。
        不过平心而论,朴廷桓头毛的手感还是很好的,软软茸茸,有点像他在高原上抱过的那只“阿法狗”。
        柯洁没由来的为这种想法感到羞耻,他迈开长腿,赶紧离开了。
        但他好像一直都没看见在他背后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很久了的朴廷桓。
                       
        颁奖后的晚宴上,古力九段突然收到了一条来自李世石九段的消息。
        李喵喵:古力啊,我和东润今晚想委托你一件事。
        古力瞅着四下无人,飞快地回复道:
        小胖兔子:什么事啊,小李?难不成是廷桓那家伙?
        李喵喵:[斜眼]对,古力你今晚把他灌醉点,这孩子,总让人不省心。
        古力嘴角有了弧度,他将目光投向朴廷桓,又转向柯洁。这两只被主办方安排坐一起却因为“语言不通”尬的一句话都不说。古力扫了他们两个个来回,突然懂了李世石的小算盘。
        小李干的漂亮,这俩后辈的事的确要加紧了。
        小胖兔子:哦哦哦我懂了,也对,柯基小魔头是时候该和廷桓好,好,交,流,一下了。[斜眼]
        李喵喵:[斜眼][斜眼][斜眼]
        古力端着一杯烈酒,微笑着走向朴廷桓。这酒是他私自带来的,度数极高,饶是他这种“把酒当水喝的人”也不敢多贪杯。
        “朴廷桓九段,我敬你一杯。”
        朴廷桓习惯性地接过,一口喝了下去。他感到富含酒精的液体,清冽如冷泉,一线穿入他的肠胃。
        柯活眨巴眨巴眼,可怜巴巴的望向古力:“古哥,你怎么只能敬老朴?我呢?我呢?”
         “一杯倒的小同学哇,路还长着呢。”古力拍拍柯洁的肩,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干完坏事,转身就溜,此可谓,深藏功与名。
                        
        朴廷桓几乎是喝下那杯酒时就感到不对劲了。
         自己在东润哥的锻炼下酒量尚可,饮上几杯也不会怎么样,可今晚古力九段这杯酒却让朴廷桓头晕目眩,神经一抽一抽的,浑身炽热。
        更何况坐在他身边的是柯洁,本来他昨天柯洁坐自己身边时就一直在抑制住自己想看向他的目光。那天晚上自己的中国食物一向不怎么感冒的胃一直叫唤着,他不停地吃,不停的吃,以期许自己能和柯洁多待一会儿。
        昨晚这个时候柯洁一直在看手机,摆了十几分钟的棋后便点开了一个聊天软件,朴廷桓忍不住稍微的很轻的偏了偏头,他看到柯洁不知在和谁微信聊天,还将手机放到耳侧,似乎在听语音。柯洁笑的很开心,那对朴廷桓来说就像太阳般灼热,朴廷桓甚至心里有些涩涩毛毛的,他忍不住去想,柯洁到底是在和谁聊天呐?让他笑的那么开心。
        那天晚上他收到了东润哥的消息。
        咸鱼姜:怎么样,廷桓?晚宴坐柯洁身边开心吗?
        想要柯基的桓:还好啦……只是东润哥,柯洁还是没有和我说一句话诶……
        咸鱼姜:廷桓慢慢来啦,你想啊,你们都下了相亲赛了,难不成不了这事儿?
        想要柯基的桓:可是你看前年志锡……
        咸鱼姜:呃……那只是意外!意外!谁叫时越九段没法参加呢?廷桓你要对自己有信心,语言不通怎么啦?李世石前辈和李昌镐前辈也不都成功了吗?没关系,哥给你打助攻![拍肩]
        朴廷桓一把戳破回忆泡泡,这档子破事儿你咋还在想呢?他在心中吼自己。
        那杯酒或许是真的度数有些高了,朴廷桓想道,他头晕乎乎的。朴廷桓现在十分渴望凉爽的风,因为他此时正感到热浪在一股一股袭击他。晚宴快结束了,他看着身旁挨着他很近的柯洁站起身来就要走,心中忽的生出失落来。
        酒精早就将他的神经刺激的有些不清了,在柯洁离开的那一瞬间,一向有些胆小的朴廷桓,做出了一个胆大包天的决定:
        跟踪柯洁。
                              
        柯洁趴在阳台上,夜已经有些深了,凤凰古城内却仍是灯火通明,璀璨的霓虹灯下,天空照的通红。
        酒店临江,这里是大堂上的公共阳台,风掠过沱江,波澜起一阵涟漪。
        果然还是外面凉快,柯洁半眯起眼睛。
        赢了,诶嘿嘿。柯洁回想着复盘那阵子,他赢了老朴!
        不过朴廷桓复盘那阵子倒真是有些奇怪啊,耳根那么红。这倒让柯洁想到的老璐刚和檀宝好的那一阵子。
        打住打住!你在想什么呢!柯洁怀疑自己脑子是不是秀逗了,竟然把他和朴廷桓往那方面去想!
        晚风凉爽,却拂的他昏昏欲睡。啊,不早了,回去睡觉吧。
        柯洁脑子里突然蹦哒出一个想法:不知朴廷桓今晚能睡好吗?他可是今天输给我了呢。
        可姐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这么关心朴廷桓站在他说会,刚才那个念头的时候,他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靠在了他身上。
        不,准确来说,应该是有谁抱住了他。
        尽管已入秋,但柯洁仍然只穿了一件长袖的薄衫,那人的手搂住了他的腰,修长的手指紧贴着他的腰际。隔着一层薄薄的衣物,柯洁几乎能感受到那人指尖的温度,那热量在他皮肤上游走,这令他打了个激灵。
        那人似乎并不比他高多少,只不过此刻那人的脑袋正趴在他肩上。很近了,近的柯洁几乎都能听见那人的呼吸。
        柯洁下意识的想扭头看,下巴触到道那人的头发的一瞬间就把这个动作硬生生的拽了回去。
        下巴的触感柔柔软软的,这感觉……似曾相识?
        柯洁猛的记起他今天将爪子拍在朴廷桓头上的感觉,记忆在那一瞬间与现实重合。
        朴!廷!桓!
        柯洁怎么也无法排除脑中这个十分荒唐却又近在眼前的想法。朴廷桓,抱住了,我。他怎么也没有办法将这三个词组合在一起。
        柯洁几乎可以肯定身后抱住他的人就是朴廷桓,这令他心中直发毛:老朴你今天是不是喝多了?
        一股浓烈的酒味,突然爬进了他的鼻腔,朴廷桓的喘息声越来越重,手指也不安分地在柯洁的腰间游移。
        朴廷桓可能是真的喝多了,古哥那杯酒……柯洁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背后似乎有了声音,朴廷桓的声音很轻,轻的几乎听不见。
        但柯洁听见了。
        那是一句韩文,虽然柯洁所知韩文甚少,但那一句他是理解的。
        他愣住了,在心中将那一句话默默翻译成中文。
        “我喜欢你。”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