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卡尔的星霾-冬青爪

喵喵喵这里是冬青爪!
主打狗柯西皮
围棋爱好者/科幻死忠粉
热爱半科幻意识流围棋技术路线

【网棋组】拥抱

风口浪尖已过……让我先作个死x
还没有写完!!!!

【不卡壳/网棋组:拥抱】
【还没写完……还根本就没抱上……】
                                 
【Part 1:凤凰之巅】
        将最后一个单官收完,裁判数了数目,随即郑重宣布道:“白胜1又1/4子。”
        朴廷桓眨眨眼,突然意识到他输了。
        其实他小败自己早已清楚,黑棋,中国规则下贴7.5目,盘五,无论如何也贴不出目。
        他看见坐在对面的柯洁九段神情放松下来,脸上露出了一个他十分熟悉的笑容,开始啃起手来。
        啃啥手呢,小孩子得瑟啥?都20岁了,一把年纪了还啃东西。朴廷桓在心中默默向柯洁比了个中指。
        然而,朴廷桓内心一万匹草泥马飞奔而过的还是将正啃着的毛巾放下,又控制不住的开始边啃手边复盘。
        看来啃东西这个习惯自己也是改不掉了,朴廷桓吐槽自己。
        突然听见对面敲打棋子的声音,朴廷桓连忙抬头,却撞进了柯洁的眼神。
        [老朴我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住口!你连笑干哈?]朴廷桓怒目而视,丝毫不畏惧的用眼神怼了回去。
        [哦?连笑?笑笑是我的我不管我不管哈哈哈哈哈哈哈……]面前那只柯基笑的正欢,极度欠揍的笑容让朴廷桓颇为恼火。
        [哈哈哈你个大头鬼,复盘。]朴廷桓手在棋盘上挥挥,随即拣了一个角部开始摆变化。
        柯洁也没再表现什么,脸上依旧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微微翘起的嘴角让朴廷桓心头一热,他连忙低下头,不敢直视柯洁。
        可这低下头却依然能看到柯洁啃手的样子。柯洁又抿上了嘴,那只修长好看的手在棋盘上摆弄着,捻起颗白色的云孑又落在另一处,棋子在柯洁的手指上印下了淡淡的红痕。
        朴廷桓更用力地低下头,一头柔顺的毛几乎快磕到棋盘边上了。
        他几乎是在尽全力按捺住自己内心冒出的那些粉红泡泡。
        突然,他感觉头毛被戳了一下,他惊慌的抬起头,却发现一头乱发的柯洁正拿着枚棋子颇为奇怪的看着他。
        头发被比赛时的焦虑弄的微卷的柯洁九段此时正歪着头。黑框眼镜下的目光不再像对局时的咄咄逼人,此刻温软的倒真的像只充满了好奇的小柯基。
        柯洁的手还未收回,朴廷桓这猛的抬起头让他的手拍在了朴廷桓的头毛上。
        柯洁的手像触了电般的收回,又抓抓头发向朴廷桓示意继续复盘。
        朴廷桓还沉浸在刚才被柯洁拍到头的瞬间,他不知道自己的耳朵有没有红。
        镇定,镇定,又不是和这只柯基第一次复盘了,朴廷桓告诉自己。
        可这老毛病和啃毛巾一样,改不掉了啊。
        复盘到底还是认真了起来。棋盘上激烈的对杀重现。朴廷桓飞快地摆着,此刻他的内心没有一点波澜。
        当然,不小心碰到柯洁的手时,那后背一股股热浪除外。
        朴廷桓终于在躲藏柯洁好奇地投到他身上的目光的快乐又难捱的煎熬中度过了复盘,他终于敢抬起头,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尽管他对柯洁的目光依旧还是躲躲闪闪的。
                         
        柯洁走出对局室,凤凰潮湿又清冽的空气让他感到舒适,他感到手上有什么东西,仔细一看,是一根稍稍弯着些弧度的头发。
        他像个小孩般的将头发拈起,横放在手心。嗯,像个笑脸。
        柯洁突然记起这是朴廷桓的头发。先前自己瞅着那老朴埋着头,耳根泛红半天不落一子,便好奇的想去戳戳他的头。
        可柯洁没想到朴廷桓反应竟然会这么大,这就让他一不小心将整个爪子拍在了朴廷桓的头上。
        不过平心而论,朴廷桓头毛的手感还是很好的,软软茸茸,有点像他在高原上抱过的那只“阿法狗”。
        柯洁没由来的为这种想法感到羞耻,他迈开长腿,赶紧离开了。
        但他好像一直都没看见在他背后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很久了的朴廷桓。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