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卡尔的星霾-冬青爪

喵喵喵这里是冬青爪!
主打狗柯西皮
围棋爱好者/科幻死忠粉
热爱半科幻意识流围棋技术路线

【all柯洁】蝇王

为了防止某位【不可描述的人】看到这一篇【不可描述的文】,故只打一个tag

10.4
等等lofter复活了是吗?打tag打tag!!!
写了什么cp就会打什么tag哦
阅读全文请走all柯洁tag

【蝇王[围棋圈一锅乱炖/主all柯]】
【高虐死一片注意】
【中韩棋手各有黑化注意】
【请把Part和《孤岛传棋》分开看!】
                             
拙劣的模仿之作,向戈尔丁大师致敬。
                     
正文:
                  
《孤岛传棋》序言(节选)
        当笔者写下这些文字时,心情是极其复杂的。
        笔者习棋多年,与国手们也颇为熟悉,多有手谈。可惜这些已成为哀伤的过往云烟。
        在那场浩大的灾难中(诸位读者一定知道是什么),笔者处于一个有些尴尬的地位——但笔者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
        笔者本打算只提供一个历史和往事的大框架,因为笔者所知信息实在不够谈得上丰富。
        但笔者仍然写了,写了这本“小说不像小说,纪实文学不像纪实文学,史料不像史料”的东西。看着方块字一个个从笔尖跃下,这种感觉很奇妙。
        在此感谢我的挚友K和Z,K经历了一切,并将他的所见所闻悉数讲述与我,为拙作增添了真正的血肉。Z则提供了整件事更多的幕后细节。如果没有他们的协助,笔者将无法很好的完成该作品。
        同时在此也要缅怀我们三人的生死之交A,他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今天的我有时间坐在没有战火喧嚣的地方,安静的来告诉各位这一切。没有他,就不会有今天的世界。
        至于笔者为何要讲述这个故事,原因很简单:如果无人将这一切公布于天下的话,那么这些国手们的传奇将无人知晓。
        现在正是黄昏,灿烂的夕阳洒进来,在温黄的棋盘上投下一道温暖的红光。棋盘上黑白交错,那是很久很久以前,我和L的一场棋。
        恍惚间,我又想起了L。想起了他温软的声音,想起了他在棋盘上的杀伐果断。
        这是个好时间,很适合回忆。
        那么,就让传奇,开始吧。
                                 
                              
【Part 0】
        “准备好了吗?诸位,行动前夕,万万不能有闪失。”
        “当然准备好了!这些碳基生物一定毫无抵抗力,我们,将会取得胜利!”
        “还是不可轻敌,毕竟我们的对手也是身经百战。而且我们中间还有……”
        “嘘,控制点,他们还未发现我们。”
        “3,2,1——”
        “行动,开始。”
                               
        “呲啦————”       
        “廷桓!廷桓!你在哪里?答应我一句!”
        “东润哥我在这儿!对,就是那个!棋桌旁边!”
        “这该死的断电……到底怎么了?全国集体跳闸?外面怎么这么混乱?廷桓!”
        “东润哥我碰到你了!现在得赶紧找紧急出口,情况似乎不妙。我们得赶紧逃!”
        “抓住我的手,别散了!”
                         
        “古——力?”
        “哦,是小李啊。怎么,你们也来这儿了?”
        “是——的,你们——也——参加?”
        “等等,翻译机,这个给你。”
        “好了,咱们能正常沟通了。中国棋手也一同参加吗?我还以为是分国家部分不同组呢。”
        “不,是所有棋手一组。你知道的是一个人不是三个人或更多。呵,这么多人,真是残酷啊——哦,等下,行李歪了。”
        “我帮你吧。”
        “谢谢了。”
        “很难想象啊,我们竟然是走上了这条路。”
        “这或许就是我们最好的归宿了吧。”
                       
        “英镐,你来送你哥哥吗?”
        “是的,常昊九段。喏,我哥在那儿。”
        “那就谢谢你了——昌镐,你还好吗?”
        “不好。”
        “谁会好呢?”
        “我心里没有什么波澜,只是在听到消息的那一刻,有一种重生的感觉。”
        “我们无法回头了,没有办法了。”
                    
        “笑笑,他们为何要这样做?为何要将我们逼入如此绝境?”
         “我不知道啊,柯柯。”
         “不……”
         “况且……谁又知道呢?”
                                         
【Part 1】
         柯洁坐在柔软的飞机座椅上,他咬着牙,手指抓过布料,划拉出嘶啦嘶啦的响声。
        一旁的连笑连忙拍了拍他的背,想让柯洁放松下来,连笑低声劝慰道:“别这样,柯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就无力改变,现在你必须振作起来。柯柯……别哭了。”连笑的声调在柯洁滚烫的泪落下的那一瞬间变软了下来,他甚至有些手足无措。他连笑,柯洁这辈子最好的朋友,有几时未见过小狮子哭了?
        坐在另一边的芈昱廷叹了口气,递过去一张纸巾。柯洁结果,手却仍然不停地颤抖。他没有去拭泪,而是任泪珠一滴的落下。像铁水,炽烈而又痛苦。
        悲伤漫过柯洁的心坎,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他几乎都说出来了:“不……我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那里?那里是我的家乡啊……那里有我的一切,我的父母当时就在那里啊……我甚至还没有听完新闻,就发现我此生只能和他们阴阳两隔了……”
        和连笑隔了一个过道的时越敏锐的捕捉到了柯洁的呜咽。他转过头来,担心的问了一句:“笑笑……柯柯他,真的没问题吗?”
        连笑摇了摇头,低声说:“我真的不知道,况且柯柯他所经历的痛苦,我们无法体会。时哥,你想象一下,如果那批城市中没有丽水,而是洛阳,你会怎么样?而对于我来说,如果是丹东的话……恐怕我也会像柯柯那样,不,我甚至会比他更严重。”
        时越沉默了一下,似乎认真的想了想连笑的问题。过了许久,他才开口:“那痛苦……实在是太大了,无法想象,真的难以想象。”
        “所以说柯柯啊,别哭了,真的别哭了。”连笑的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他真的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安慰这只刚刚失去双亲的小狮子了。
        柯洁却只是摆了摆手,低声说道:“想笑你就别安慰我了,我现在只想,只想缓一缓,真的。”他闭上眼睛,深呼吸,泪珠从他脸上悄然划过。几秒钟后他又睁开,目光稍有些呆滞,尔后又恢复那藏不住悲伤的晦暗。
        连笑断定柯洁此刻需要好好睡一觉,空乘经过他身边,连笑连忙打了个手势让她停下,声音很轻:“一杯水。”
        空乘是位典型的东方女孩,黑色的长发和清澈的黑眸,面容精致。连笑心中稍微有些奇怪:这架飞机上还敢有机务人员上来?
        但他没有多想,空乘递给他一杯水,连笑趁机低声问道:“有安眠药吗?”
        女孩正看着连笑,仿佛突然被这个问题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瞄了一眼旁边的柯洁,瞬间表示理解,递给连笑一片药片。
        连笑用极其不容易引起他人注意的动作将那片药片放入水中,看着药片一点点溶解。他将水递给柯洁:“喝点水吧,柯柯。”
        柯洁接过水便一口饮尽,全然不管味道。过了一会儿,似乎是药起效了。柯洁头一偏,沉沉睡了过去。
        芈昱廷向连笑眨眨眼,飞快的将衣服盖在柯洁身上。
        连笑仍稍有不放心的看了柯洁一眼,回过神来,却发现那女孩还在凝视着他。
        他感觉这眼神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突然,他的脑海中掠过一个可怕的可能性。
        他望向那女孩,眼神由温软变得锋锐。
        [是你吗?]
        [……是我。]
        [这一切都是你们干的好事?]
        [……]
        [回答我。]
        [不是我们,另有主谋。]
        [那你们呢,帮凶?]
        连笑从来没有如此的咄咄逼人,他要知道这一切的真相。
        [不……我们是被迫的。]
        [证明给我看。]
        [好的,等着吧。]
        连笑没有想到她这么快就应允了,愣了一下。突然,他感到口袋中落入了什么东西。
        [拿着,下飞机后再掏出来看。]
        [你们……究竟是敌是友?你们又为何这样做?]
        [精妙的谎言甚至蒙蔽了人类的智慧,那隐藏已久的偏执狂拿起针筒,带你们前往安乐死的天堂。]
        [我不明白。]
        [你们会明白的,那么再见了。]
        [再见。]
        她顿了顿,极清亮的墨玉般的双眸中透露出一股浓浓的哀伤。
        [我会等着你的,连笑。]
        她像风一样推着小车轻盈的走了。
        连笑脑中闪过她那双黑眸,那种陌生的熟悉感又包围了他。恍惚间,他觉得那双眼睛像棋盘上黑亮的云子。
        他突然感觉心很痛,从未有过的痛彻心扉。

评论(7)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