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卡尔的星霾-冬青爪

喵喵喵这里是冬青爪!
主打狗柯西皮
围棋爱好者/科幻死忠粉
热爱半科幻意识流围棋技术路线

贴吧大文坑存档

炎五《存在》
楔子
      “真的要这样做吗?”
      “很抱歉,这是上级的命令,通知已经下来了。”
       “可他们只是孩子啊!”
       “再说一次,我很抱歉,我认同你的理念,但命运是无法更改的,如果这群孩子中有那么一两个出类拔萃的话,那么我们的文明就能延续下去,你也是知道的,在整个人类文明共同的利益下,个体所存在的生命价值是多么的渺小。”
        “………………”
        “可是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值得,一切都值得。”
        “可他们的精神会崩溃的!”
         “你认为我们所在的那个世界就真的是存在的吗?这一切是否只是上帝的一个谎言呢?”
         “不说了,起码现在这一刻是存在的。还有,请立刻停止你的危险的思考,所谓思想犯可不是闹着玩儿了。”
         “也够了,无聊的争论,到此为止了。那些孩子的命运,他们自己来主宰。”

炎五《存在》

第一章   五歌视角
        我不知道现在我在哪里,周围皆是无尽的黑暗,我奋力抓住那一丝光芒,却遗憾地与其擦肩而过。
        “这里是哪里?”五歌揉了揉酸痛的肩膀,从地上爬了起来。
        四周是高大而青苔斑驳的石壁,上面插着的火把早已熄灭,但不知为何,整个空间有一丝微弱的光亮。
        “应该是墙上这些苔藓植物的光。”五歌勉强站了起来,她环顾四周,发现地上有一个背包。
        五歌缓缓的挪步过去,弯下腰想捡起那个紫色的背包。膝上的疼痛却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感觉膝盖上的伤口仿佛像一条蛇的上面跳动。“裂开了啊……”尽管如此,她还是尽力地提起了背包。
        “压缩饼干,矿泉水,笔记本,还有……What?”五歌掏出来了一个瓶子。
         瓶子不大,大概只有一个普通的水杯那么大。里面有一些粘稠的黑色液体。“好恶心……”五歌皱了皱眉,瓶子上还贴着一个标签,字体扭曲而古怪。
         “这是您的药品,但它能用多久我就不知道了,您能活到什么时候呢,我有点好奇呢。那么,游戏开始吧,祝五歌小姐好运!”
        五歌看到瓶子上的标签,感到身上传来一股凉意。
        “这是什么游戏?知道我的名字,连初始物品都准备好了。可我为什么没有一点印象?”
        …………
        “看来,要开始行动了呢?”五歌强忍着对该药想吐的欲望。擦了擦这该死的玩意儿,站了起来。
         “大逃杀吗?很可惜呀,这难不倒五歌的。”
         “我会活下去的,一定会。”      


第二章 炎黄视角
那是我第一次品尝到生活中的铁锈味,我无法相信这一切会发生,如果上帝真的存在的话,我虔诚的问您,我到底该怎么做?
炎黄一个人孤独的行走在这巨大的石质空间内,脚步声不大,也像他一个人那样孤独的回荡在这里。
远处却传来大喊大叫,金属的碰撞声,疯狂而痛苦的吼叫,绝望和无助的哀号。炎黄瞬间躲到一边,慢慢移动步伐,他继续前进,直到他听见金属刺进肉体的声音,随后,一切归于沉寂。
炎黄走上前去,那疯狂而又孤寂的景象却令他眩晕。
两个人染血的人静静的躺在地上,一把雁翎刀已经折断,一把肋差已有豁口,那两具尸体的眼中尽是绝望。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气味,那是铁锈的味道,是血的味道。
两个背包躺着一边,看来他们就是这场争斗的起源,其中一个鼓囊囊的。炎黄颤抖地向前去,拉开拉链,他取出一部分食物和水。尽力别过头去,他不想去看那两具尸体,那从未有过的恐惧从他心里丝丝缕缕的生了出来,他不愿死,不想像他们那样。他必须活着向前走,他回望了一下那两具
抱歉,东西我拿走了。
炎黄也感到了从所未有的愧疚。安息吧,炎黄低着头走到那两具尸体边,轻轻帮他们合上眼睑。
做完这些,他感到了无比的平静。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对吗?他头也不回的走了,他要离开这个疯狂之地,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属于他们,他要回到自己的那个世界,那个充满光明和希望的地方,那里有他的生活,和他的一切。

炎五《存在》

第三章  五歌视角
        回忆,回忆究竟是什么?我不知道,从来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必须面对这个世界的现实。
        五歌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四周静悄悄的,只有苔藓中偶尔渗出了一滴水滴到地板上的滴答声。
         “有些累了,”五歌找了一块干燥的石板坐了下来。“吃点东西吧!”她伸手拉开背包的拉链。
         却没有触到压缩饼干的金属包装。
         五歌抽手,却发现这是一本书。“《第一哲学沉思录》,笛卡尔?这本书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的包里的?”
         未等五歌思考完这个问题。那巨大的撕裂的头痛,就向她袭来。
          ……………………
          ……………………
          又是那黑暗,只不过现在,没有了那一丝光芒。
           “我脑中根深蒂固的想法是,有一个无所不能的上帝,他将我创造成了这样,我怎么知道他没有做过别的事?或许并没有天,没有地,没有延伸出来的万物,没有形状,没有大小,没有地点,而同时,他又确保我认为这些事物都是存在的,就像现在这样?”
         五歌手指轻拂书页,读出这段话来,金色的阳光洒在她靠窗的桌.边,她看着书,一会儿入了神。
        “嘿!五歌,搬作业去了!”一个熟悉又温暖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她心跳加速,并在一只手袭击的时候将那本书收了回去。
        “我说炎黄,我这种哲学大部头什么时候你也感兴趣了。”
        “啊!不说别的了,我刚刚看到楼下的书店里,科幻世界最新那一刊出了。”
        “哦,早就买……”五歌懒洋洋的时答道,却突然闭上了嘴巴。
        “哈哈,五歌又上当了。”只见炎黄眼疾手快,瞬间从五歌的抽屉里抽出一本书。“说了,先借给我看?”
        “不行,炎黄,我还没看呢。这次的地理考试成绩还没出,待会儿搬作业去看成绩的时候,谁考得好谁就先看?”
        “一言为定!”身边传来了炎黄哈哈哈哈的笑声。
        “呵呵。”五歌平静的站了起来,“赶快去搬作业啊,要不然就上课啦!”
    五歌和炎黄走在学校的走廊上。快上课了,走廊上的学生不多。五歌抱着一大沓作业,向着老师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哎哎,五歌上一期的书的时候你还带着吗?”
“哎哟真是不好意思呢?炎小黄同学,那本书,为了防止某个人偷偷拿走,早就带回家了。”
“嗯,五歌同学,阁下何不随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炎小黄同学,五大歌同学现在只想告诉你一句话。”
“什么话?”
五歌抱着作业,突然向办公室狂奔过去。
“哦,煮(划掉)主不在乎。”
“五歌我求你别再装(划掉)好了吗?我们赶快把作业送到去看成绩,说好的谁考的好就先看哦。”
“这次肯定还是我赢啦,炎黄同学已经是第三次做我的手下败将了呢。”

五歌笑着向前走去,心中却不由得泛起一丝苦涩。她满脑子都是教室里那一块红色的牌子。
“距离生地会考还有50天。”
“炎黄……能和你说笑的日子,还有多久呢?”
不知过了多久,五歌才醒过来,她抚着手上那本书。
“为什么,我对这些回忆没有一点印象?我为什么不记得父母?我是为什么来到这里的?在这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不管怎样,回忆中的那个人,却是鲜活的。
炎黄……你,也会在这儿吗?

炎五《存在》

第四章 炎黄视角
        人性是一个荒诞又可笑的东西,不是吗?它,在生存面前显得不堪一击。而为了生存,所有人都必须堕入黑暗,堕入那个没有底的深渊。
    炎黄基本上已经确定了,这是一个大迷宫,要想活下去,他就必须走出这里。食物配给是有限的,所谓的食物来源,除了可能找到的合作伙伴之外,唯一的方法就是…………
    杀戮。
    炎黄不想这么做,他也不愿意这么做。但当他看到那两具尸体的时候,他就明白是时候为生存而战了。
     面前的那个男孩正嚣张的笑着,疯狂了又诡异:“呵……居然见到一个活人。不过很抱歉,你的东西我会拿走的。”
     炎黄握紧了他那把武器,刀,很普通的,刀刃闪着暗淡的金属光泽。
     他已经决定好了,他不能再做那个只拥有所谓“善良”的人了。他必须迈出这第一步。
     他想起了那句话。
     “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
     抱歉,这句话已经不是那句所谓准则了。没有岁月,就没有文明。没有生命,就没有所谓的人性。
     炎黄抓紧他的刀,他闻到了那刀散发出来的金属味。
     很好闻。
     他略微蹲下身,准备刺向男孩。
     那男孩却抢先一步,匕首直向他冲来,他几乎可以看到刀尖的光。
    他整个人一怔,但身体的本能却让他迅速跳开去,他听到刀刃撕裂空气的声音。很轻微,但没有击中他。
     炎黄几乎没有多想,手一挥,他那把刀,几乎直接迎上男孩儿的喉咙。
      银白色的刀影闪过,仿佛下一秒就会开出鲜红色的生命之花。
     但他没有想到是,那男孩儿以非人的敏捷躲到了一边。炎黄非常清楚,人类是不可能达到那个速度的。
      但他的刀还是划到了男孩的胳膊,刺啦——那是布料被撕开的声音。但是这把刀却比他想象中更锋利。
       男孩儿的胳膊被划开了个大口子。金属的锈味一下子溢满了整个空间。血流如注,血液随着心脏跳动的频率一下一下的喷射而出。
       “看来,割到了动脉……这把刀锋利的不可思议呢,到底是为什么呢?”
       那男孩儿却仍保持着微笑,但身体的颤抖仍然能看出他现在的痛苦,忽的一对白毛猫耳竖了起来。
        “喵人族啊……早该想到的,如此的敏捷,绝对不会是人类。”
        此时此刻,那得体的笑容已经扭曲成一团。男孩勉强扯开嘴角。
         “我不会死去的,等着瞧吧!”男孩儿迅速的闪走,当然炎黄没有打算去追赶他。
         喵人族的速度,他是一辈子都赶不上了。
        炎黄松了一口气,靠在潮湿的墙壁上,那些苔藓的存在,使得这面墙有些滑,炎黄好不容易站稳。却发现脚上传来疼痛。
        “还是受伤了?”炎黄自言自语道,不是什么致命伤,珍贵的药品还是不要浪费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伤口还是很痛。
        炎黄休息了很久,他翻找着背包,突然,一个密封的玻璃塑料小盒子掉了出来,里面是一块漂亮的蓝色晶体,被塑造成猫咪头的样子。
        “透明度还是很高呢,”炎黄思忖道,“看起来,还没有被溶解?她果然做的很用心呢。”
        “是啊,在来到这里之前。那是她送给我的礼物。”

第五章  五歌视角

       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杀戮之神。我们处心积虑的去隐藏它,将它埋葬于心底的坟墓,可那只是自欺欺人罢了,恶魔化作灼热滚烫的岩浆,在心灵的地幔中缓缓流动,这看起来很微不足道,不是吗?
       只可惜啊,当那恶魔自心中爆发而出之时,无论谁都回天乏术。
        五歌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在这个鬼地方根本就没有办法有时间观念。她只能依靠自己的疲劳程度来判断。
        但她感觉到大事不妙,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食物配给不够,精神又在这无休止地行走与空虚中受到折磨。  
        五歌感觉自己快不行了,她知道她心中的希望的火苗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但她必须走下去,因为……
        她想找到炎黄。
        但危机,为什么总是这么快就要到来呢?
         几个头发凌乱的人站在她的面前,手中都握着一根腐朽的木棒。领头的那个孩子笑着,深棕色的眸子中满是疯狂。
      “喵人族?有意思,野猫,听着。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是服从我们,你绝对可以活下去,但是我并不能担保你会发生什么。另外一种选择是,你不自量力的与我们对抗,那么很遗憾,你就只能做一只死猫了。”
       那几个孩子狂傲的笑着,看起来已经胜券在握。
       五歌谨慎的看着周围,发现周围已经没有任何出口与退路,那三个孩子挡住了路。
        五歌轻轻的笑了两声,这让领头的那个孩子很诧异。
        “等等,你笑什么?”
        五歌柔弱的心在那一瞬间已经被淬炼成钢铁,心底里的那个恶魔叫嚣着。似乎触动了她的神经,她感到一股从所未有的力量从心里中升了起来。
        我不知道那算不算勇气,抑或那只是杀戮的恶意,但我必须反抗。
        五歌抬起头,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根长针。她笑的那么灿烂,眼中闪着明烁可见的光芒。
        “看来我有第三个选择呢?”
        “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很抱歉呢,你们似乎还不懂得那句话。”
         “什么话?哎等等……”
         ………………
         ………………
         一道闪着光的银色影子划过,针尖刺入胳膊的声音很轻微。但这剂量足以致死了。
        “现在你们懂了吧。”
        “可,可恶!”领头的那个孩子似乎还活着,他从不知道喵人族是如此的敏捷,或许他以前根本就没有在意,可惜他以后也不会再知道了。
        “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五歌仍然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她看着那双深棕色的眼睛,慢慢失去了光泽。
        针头加神经毒素,这果然是最适合五歌的武器呢。
        乙基加VX,完美的组合。
        很久之后。
        五歌从疯狂中渐渐清醒过来。她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她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她很清晰地记得。
        她杀了三个人,30秒。
        毒素起效很快,五歌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些人。
        自己刚才是怎么了?五歌仿佛刚才突破一切心中的道德准则一般,她从未想到自己的双手也会沾上鲜血,可,她是为了生存。
        可是,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五歌不知道。
        当杀戮之神复苏之时,没有人能抵抗对面前一切生命的恨意。
        五歌也做不到,她只是凡人而已,只是在那阴沟中苟且偷生的蝼蚁罢了。
        她理解,但她不原谅。她要锁住那个疯狂的自己。
        五歌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神情有些恍惚,双眼似乎暗淡了许多。
        她想向前走,步伐却十分不稳,但她还得继续前进。
        五歌脑海中突然掠过一个很恐怖的念头:
        “他知道了该怎么办?”
        五歌甩甩头,尽力把这个恐怖的念头压下去。
        “走吧……我还得活下来是不是?”
        活下来。
        五歌心头掠过一丝苦涩。

第六章  炎黄视角
        在那苍白的回忆中,有一个彩色的身影,她摇曳着,跳动着,欢快的笑着,那是无助中希望的火苗。
       “这块晶体啊,是五歌她送给我的呢。”炎黄闭上眼睛。
       那是一块很漂亮的硫酸铜晶体。澄澈透明,硫酸铜的晶型本来应该是四边形。五歌也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把它一点一点地雕琢成一个猫咪头。
        “五歌……”炎黄微微的说到。
        那个总是笑的很灿烂的猫耳女孩。
        虚无,眼前一片漆黑。
        ………………
        ………………
        等到两个人到达办公室的时候。老师还不在电脑前,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这一次的地理考试成绩。
        炎黄焦急的凑过头去看,这可关系他今天中午如何打发时间的大事。
        很可惜呀,命运总是惊人的相似。
        “第一名,五歌,98分”
        炎黄考了97分,“可恶啊!就差那么一点啊,一分啊!”炎黄哭天喊地抓头挠发。
     “所以说啊,炎黄……”
     “呵呵。”
     “?”
     “五歌,借一下你那本《第一哲学沉思录》。”
      “啊?炎黄你要干什么。”五歌的黑色猫耳好奇的抖动了起来。
      “余决定一头撞死的那上面。”
      “炎黄你今天没吃药吧?说了个这些疯疯癫癫的话。赶快把作业放下就走啊!”
      炎黄方才如梦初醒,他看着五歌略微好奇的神情。心底微微一笑。
      这时,地理老师走了过来。
      五歌炎黄的顶头上司,兼年级组德育老师。
       老师看了他们一眼,眼神突然变得有些复杂。好像还要些不舍与担忧。半晌,老师严肃开口说:“你们……还有一些同学,要去参加一个竞赛,名单在这里,你们待会儿回班去念一下这个名单。”
        “那是什么竞赛啊?”炎黄问。
        老师深呼吸几口气,眼神再次平静下来,“我好像不太清楚呢,竞赛那一天会有车来接你们。”
       “哦……懂了。”炎黄和五歌对视一眼,心中略略有些疑虑,连德育老师都不清楚的竞赛,有些可疑呀。
       他们正往班上回的路上。炎黄偏头看了看一旁的五歌,她正低着头,猫耳一动一动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炎黄一直对五歌有点好奇。毕竟喵人族能进重点班,这是这学校十年都未有的事,况且五歌还没有依附学校里的任何一个人。
       而且五歌出乎意料的聪明。成绩在班上可能不算最好,但基本上是前15名。而且似乎总是能看到她在沉思,班里大部分人买那些大部头书籍都只是为了炫耀。而五歌带的那些书,她总是能认认真真的从头看到尾,一本书看过一遍之后,就能从她笔上流入作文。尽管仍然略显浅薄,但就连那个不是很喜欢喵人族的语文老师也不得不承认。五歌的思想深度,超越了他教过的大部分学生。
        当然,五歌的缺点他也是知道几个。她的言语中,总是带着微微的傲气。喜欢戳人,这也是个事实。0.50,0.28,0.18,甚至0.01的笔她也试过。
        她的自我保护的心太强了,除了那没几个的朋友,她几乎对所有人都筑起一层心防,让人看不清那最真切的她自己。
        炎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将目光从五歌身上收了回来。
        回到教室,炎黄拿起名单,轻轻的扫了一眼。
        “大橙子,五歌,粉鱼,大懒货,炎黄,粉字菌,陈梓伟,李云天,张弘忠…………”
        大约有15个人的名字,每个人好像都各具特色。看不出这个竞赛到底是要求什么,事情有些复杂呢,炎黄想。
        “现在我来说一件事情……”
        回到座位,他把名单递给五歌,五歌看了一眼,眉头紧锁。
        “所有人都没有太多的共同点。天呐,我突然有点害怕这个竞赛到底是什么目的了。”
        五歌表情看起来很沉重,炎黄看了她一眼,很少能见到她这样子呢。炎黄伸手摸了摸五歌的耳朵。
        哇,软软的,有一点绒绒的感觉。
       “炎,黄,你,在,干,什,么?”五歌发觉到了,红着脸迅速躲开去。
        “没什么,”炎黄笑着看着五歌,“你那本书呢?我不是说我还要撞死在上面吗?”
        “不给!炎黄你想得美!”
         眼前渐渐的有了明亮,炎黄睁开眼睛,刚才脑海中的最后一幕令他微微一笑。
        炎黄似乎想起了一些事情。但那个巨大的谜团让没有解开。
        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如果,来这里的人,是有关于那份名单的话。那,那场竞赛的幕后主使到底是谁?
        他又想起了地理老师那复杂的眼神。
        “如果只是一场普通的竞赛的话,老师为什么会那么不舍。而且她的眼神中,又为什么那么充满了希望?”
        这些问题,炎黄就暂时不得而知了。
        但他想找到那个他最熟悉的人。
        找到她,或许一切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五歌,你在哪里?

第六点五章   无视角
        “你看到了模拟实验进程吗?”
        “看到了,那些孩子都很有意思。”
        “可是他们所做的那些事,我几乎都无法想象那是孩子能做出来的。”
        “杀戮,折磨……我不只认为那些只是为了生存而战。”
        “那么,你认为孩子的本性是什么?”
        “他们应该是善良、纯真、爱好和平的人,不是吗?”
         “实验都进行了这么久,还是有研究人员这么天真啊。”
         “什么意思?”
         “你忘了首都进行这场比赛的目的吗?”
          “选出……(此处保密)”
          “很好,你很清楚。孩子们都在那座高墙之下,没有了大人的束缚。那里又有生存的限制,在那种情况下,孩子们的心理肯定会变化的。 大人们的形象在孩子眼中会变的不可理喻,他们过于温和和克制,他们的道德准则无比可笑。他们的神经总是过于脆弱,仿佛死一个人地球就要毁灭,所谓法律与道德,所谓他人生命的可贵,在孩子们那个真正的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他们从来都不会从内心深处珍惜生命。大部分大人都是以君子之心度孩子所想,他们总认为孩子们会手拉手建立一个友爱和平的小世界。”
        “所以你的意思是……”
        “都错了,首都错了,地球错了,所有人都错了,这场比赛不会选出地球的救星。只会选出最冷酷无情的杀手,最善于诡辩的政治家,最麻木不仁的群众。而以上这些人,他们都只是孩子,大人世界的行为准则在一夜之间被他们彻底抛弃,他们也是人类,也是一种需要存活的动物,而动物所生存的动力是自私和利益。而那时,一切都变得赤裸裸的,每一个孩子都会毫不掩饰心中对利益的渴望和为了让自己存活下去的自私。”
        “那么这场实验,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呢?前阵子监控的那几个孩子,他们的体征显得十分异常。”
        “但不能停止,这是唯一的办法。也只有这样,才能筛选出最优秀的孩子。或许不够善良,但他们是最优秀的生存大师,他们的头脑最灵活,他们的思想最深刻。而且首都新的命令已经下达了。”
        “哦,这个我知道。单纯的杀戮机器是不可以过第一关的。因为他们会在黑暗中迷失自我,变得越来越愚蠢。”
        “只知躲避的懦弱之徒,也不可以过第一关。因为他们永远也走不出第二关那个美丽的新世界。”
        “所以说那些精英孩子才可以进入第二第三关。”
        “是的,而且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脑电波也会被我们全程监控。我们需要挑选起伏最小的平均数,这可能是让他们离开这个世界的证明之一。”
        “呵呵,呵呵呵…………这个世界还是疯狂啊,一个连量子计算机和反物质都已经用了炉火纯青的文明,全靠这种低级的方式来拯救。”
        “是啊,可惜我们面对的是他,笛卡尔口中的那个他。”

第七章  五歌视角
        我不知在黑暗中已摸索了多久,我是多么渴望那一丝光芒,你的重现擦亮那星星之火,我坚信,终有一天,火苗可以燎原。
       五歌沉默的把长针塞进包底。
       完美的武器,却总给人带来致命的心灵创伤。
        五歌不再去想这件事情,他将背包的拉链拉上,站了起来。
        她一路走着,很安静。
        这种时候,最适合想点以前的事。
        炎黄…………
        没有无尽的黑暗,只有黑白的回忆。
        ………………
        ………………
        一个人要确定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要多久?
        半分钟到半年。
        五歌很幸运,她三分钟就意识到了。
        刚刚入学时,五歌听到老师点自己的名字,让她上去做自我介绍时。她就已经做好准备,来接受那些冷嘲热讽。
         果不其然,当五歌站上讲台时,她能很清晰地听到下面那些蚊子般的窃窃私语。
        很吵,但她不介意。她经历过的这种事太多了。
        她很简短的做了自我介绍,内容是什么自己都不记得了。
        然后当她回到座位上时,她看了看自己那个被随机分配的同桌,那个女孩有点惊恐的向后退。
        没什么区别啊,这个世界。
        五歌在这个集体,感觉不咸不淡。没人来找茬,也没人来请求帮忙。这正好,五歌也乐得清闲,专心学习。
        她以为这三年就会像这样过去,毕竟整个六楼就只有她一个喵人族。她跟谁都不适合做朋友。
        五歌那个时候特别喜欢地理。
        她以惊人的成绩连续拿下五个全班第一。
        在那几个怀疑他作弊的老师面前当场表演了自己惊人的地理知识后。那个叫炎黄的男生找到她。
        “嗨,五歌,你愿意做地理课代表吗?”
        五歌有一点点愣住了,一个学期来,除去上课回答问题,她跟别人交流的话不超过100句。
        她轻轻地开口:“你确定?”
        “五歌同学,炎黄身体健康,发音准确,听力无误。”
        五歌低下头,思索了一会。
        “我先想一下,明天再给你答复吧。”
        当晚。
        五歌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翻来覆去的思考这件事情。
        这是她的第一次也可能是唯一一次融入集体的机会。
        但是她不想与他人交往过多,她不想戴着假面生活。
        可你自己平时也不是这样吗?五歌苦笑了一下。
        这种事好烦,先睡吧。
        那天晚上五歌做了一个梦。
        那个梦很快乐。
        醒来之后,她努力地去回忆那个梦,却发现那个梦已经很模糊了。
        只记得在那个梦的最后,有着一个深栗色头发的少年,暖棕色的瞳孔中满是笑意。
        五歌最终还是想不起其他细节,她只好洗漱,吃早饭。
        简直就像是无聊的机械程序,远不及她的梦那样多姿多彩。
        她不知道,当她走进教室的时候,她早就规划好的这无聊的三年会彻底偏离轨道。
        她看见了坐在座位上的炎黄,头发是深栗色的,一双暖棕色的眼睛看到她,对她笑了笑。
        五歌突然感到自己的心脏像是被猛地锤了一下,她感到有点热。
        她低下头,非常迅速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她想平复一下心情,却发现自己的心脏跳的从来没有这么的快,她几乎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在迅速的抖动着,她满脑子都是刚才那个笑。仿佛这个笑会印在她的头脑中一生。
        五歌抓起水瓶灌了一口,冰冷的水让她的情绪渐渐平复。
        五歌很快意识到了什么。
        炎黄,她喜欢上了炎黄。
        可笑,可笑至极。这世界还真是荒谬。
        可五歌似乎并不讨厌这种感觉,他开始搜索自己最近与炎黄的对话。
        “哎,五歌同学你也看科幻世界啊,借我行不?”
        “不借。”
                                              
        “唉XX,你听说过薛定谔的猫吗?”  
        “什么鬼?说来听听。”   
        “啊,就是一只装在盒子里的半死不活的猫啊。”
        “炎黄同学莫BB,薛定谔的猫才不是什么半死不活。它是指在无观察者时盒子中的猫处于一种存活和不存活的量子概率云中。是一种介于生与死的状态。”
        “呵呵,呵呵呵……”
        五歌突然扑哧一下笑出声来,这些迷之对话,实在是,实在是……
        蠢到无以复加。
        “哎,五歌同学,想好昨天我的问题了吗?”那个声音就那么突兀的响起,五歌突然心一颤,猛的抬起头来猫耳正好擦过炎黄的脸的边缘。
        好尴尬啊,一定好尴尬啊。
        五歌低下头,思考了一秒钟。
        那个改变了轨迹的决定,便在这一秒钟中做出了。
        “当然可以呀,什么时候上任?”
        “现在就可以,那里有一大沓的作业我们赶快去搬吧!”
        五歌望向后面,那仿佛喜马拉雅山脉般的作业堆在后面,而那两大垛地理作业就仿佛珠穆朗玛峰和乔戈里峰。
        可以,这比喻很地理。五歌扯出一脸喝了中药的表情。
        ………………
        ………………
        五歌停下脚步,从回忆中抽出身来。
        她听到前面有脚步声,哒哒哒,哒哒哒。在这个孤独的空间中回荡,回荡,再回荡,最后被重合成一种大的出奇的脚步声。
        她停下脚步,悄悄的躲到一边去。
        脚步声的主人从那个路口过去了。
        五歌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她绝对不会认错,是那个人,是那个她再也熟悉不过的人。
        那个有着棕色头发的男孩,是炎黄。  

第八章  炎黄视角
        那颗闪亮的名为友谊的宝石,究竟是真诚的闪烁,还是只是镀上了一层名为铑的虚伪外衣?
        炎黄停下了脚步。他感到背包轻的出奇,打开来看,却发现食物已经耗的差不多了。
       “这下就糟糕了。”炎黄喃喃自语道。
       食物大部分都是在许多死者的背包里找到的,但非常奇怪,最近死去的人似乎越来越少了。
        而且炎黄也不想自己去杀人。但他最近都很明显的感到自己的肠鸣声,蚀骨的饥饿感,几乎每天都要折磨他那么一会儿。
        找到食物迫在眉睫。
        “嘿!炎黄!诶诶!你小子,等等我!”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特别大,而又非常熟悉的声音。
        一个很怂的男生走了过来。
        “我说陈梓伟你怎么在这里?”炎黄被吓了一跳,这个男孩是他以前玩的不错的一个朋友。他好像也在当时那个名单上。
        “我还要问你呢?走那么快,我都找不着你。”陈梓伟堆出一个不自然的笑容。“你好像看起来很缺吃啊。从根油条瘦成筷子了。”
        “少年,你还想活吗?”
        “别别别同学,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陈梓伟呵呵两声。“我说这里危机四伏,要不,咱们一起行动?我有吃的哦。”
        ………………沉默。
        “行,成交。”
        “炎黄,你还记得那件事吗?就是那件,上次……”陈梓伟一路都在喋喋不休。      聒噪的仿佛比一万只蝉一起叫起来还要令人烦躁。
        “不记得。”炎黄的声音有些冰冷。
        陈梓伟的表情突然变得很难看,一脸阴郁。
        他们俩继续一路走着,气氛很尴尬,连空气都要凝固着了。
        炎黄又走神了。
        是啊,在这危机四伏的世界里,谁又能保护谁呢?
        他的脑海中忽然就闪现了五歌曾经跟他说过的那句话。
         “我向上帝发誓,我会尽我最大努力去保护我一生中那些重要的人。即使尼采告诉我上帝已死,我也会矢志不渝的遵守诺言。”
        五歌,你在这儿吗?炎黄想着,突然心很痛。       
        这个世界疑点越来越多了,炎黄很清晰的看见自己的伤口初愈却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食物的味道也不对劲,虽然能补充能量,但是总是嚼到一半就突然没有味道。
        那些苔藓他也仔细研究过,根本就不会发光,整个空间里朦胧的荧光看起来一点都不真实。
        有时候远远的看见前方没有路。却在在跨出了那一刹那,前方立刻清晰了起来。
        还有闭上眼睛时…………
        “我说都走了这么久了,炎黄你小子还没累呀。”  陈梓伟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  
        炎黄回过神来,淡然的说了一句。
        “你累了就歇会儿呗,吼我干哈?”
        “炎黄你怎么这么不对劲啊,这还是那个爱装逼的五好青年吗?”陈梓伟有些奇怪的问道。
        “没啥问题呀,我看是你小子问题了吧?少年,今天来瓶氟锑酸?我看乙酰胆碱也不错。”炎黄调换模式,张嘴就向一脸蒙逼的陈梓伟问道。
        “我说这才像炎黄嘛,装逼大王。” 
        炎黄却再次陷入了沉思,这小子的食物哪弄的?他缺吃的已经有相当久了。这个世界以最温和的食物来源就是搜刮死者身上的资源。
        当然,在不杀人的前提下。
        陈梓伟背包上的点点血渍,他早就注意到了。       
        起初他以为只是搜刮食物的时候沾上的血渍。
        但这血渍是鲜红色的,看起来还相当的新鲜。他甚至隐隐约约的闻到那上面的铁锈味。
        再者,尸体数量减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连续走了很久都没有看到任和一具尸体。
        这小子运气难道这么好?
        不,应该说是我运气这么好。发现缺吃的时候就一个认识的玩的很熟的朋友过来救援了?
        疑点重重,疑点重重。
        算了,不管怎样,只能暂且相信这个家伙了。炎黄有些无奈地想道。
        “等等,炎黄,我感到有些不对劲。”        陈梓伟突然一脸的警觉。
        “什么?哪里不对劲!”炎黄迅速的抬起头。
         “有人,在跟踪我们。”
                                                 
                                                   
         好的小伙伴们,这也是本帖的第一个结局分支线,小伙伴们可以自由的在楼中楼中选择选项。两个选项,一个通BE一个通HE。其实我更建议你们先选自己觉得会通向BE的线。毕竟先看BE再看HE更好(个人认为)。
选项:
A:甩掉跟踪者,以防后患
B:不甩掉跟踪者,静观其变
小伙伴们做出你们的选择吧!

第九章(B)炎黄视角
        我向上帝发誓,我会尽我最大努力去保护我一生中那些重要的人。即使尼采告诉我上帝已死,我也会矢志不渝的遵守诺言。
        炎黄仔细思考了一会,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身后跟踪他们的那个人,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炎黄决定不甩掉那个跟踪者,他很好奇,那个让他感到很熟悉的家伙到底是谁?
        他又瞄了一眼在旁边的陈梓伟。那家伙看起来脸色阴沉,一副奇怪的着急样。
        这家伙很古怪,还是得提防他。
        静观其变好了。
        炎黄故意拖慢速度,那跟踪者也如影随形,他也很明显的看到,陈梓伟的脸上掠过一丝不快。
        就这样走了一段距离,他俩坐下来休息。又是令人尴尬的沉默了许久,陈梓伟突然站起来说:“我去前面探探路。”
        炎黄微笑一下,像是默许了。
        陈梓伟转身向前跑去。
        炎黄转身摸向自己的背包,翻找着自己的武器。
        却没有碰触到那个熟悉的冰凉的物体。
         刀,他的刀不见了。
         炎黄心中涌过一丝不安。这段时间除了陈梓伟和那个跟踪者,他是一个人都没有感觉到。
        跟踪者尚未露面,那么拿走了那把刀的人,只可能是……
        情况似乎有些不妙,炎黄皱了皱眉头。
        背包里好像没有其他趁手的可以当做武器用的物品。
        事情的发展,越来越不是他能所控制的了。
        正当炎黄沉思的时候,陈梓伟那欠揍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声音似乎还带着有些僵硬的兴奋。
        “炎黄,哎,你听我说你听我说。我发现了一个好大好大的箱子,我打开来看,里面全是有用的东西。吃的喝的用的药啊。我跟你说,我们发大了!”
        炎黄看着他在自己面前手舞足蹈,感觉有些搞笑。
        但是他真的有这么幸运吗?我一不在,他一出去就找到东西了?
        谨慎,万事谨慎为先。
        炎黄站了起来,笑着对陈梓伟说:
        “哎呀,你小子运气咋这么好嘞?正好肚子饿的咕咕叫了。你说你发现了那么多补给就带我去呗。”
        “好嘞!”
        炎黄很清晰的看到陈梓伟的笑容中带着窃喜。
        陈梓伟哼着小调,步伐轻快。
        炎黄走在后面,步履有些沉重。
        这家伙,真的值得信任吗?
        “嗯,炎黄你看,这就是那个大箱子。跟你说,里面啥都有!”
        那个箱子很大,看起来放了很久了,上面沾满了黄绿色的铜锈。使的整个空间的气味微微有些不好闻。
        箱子上的那把锁已经松动。但是炎黄感觉它从未被打开过。
        他小心翼翼的上前,伸出一只手,缓缓的想推开箱盖。
        锈粉哗啦啦的坠落下来,很脏。
        是啊,就像他这个所谓的"朋友"的心一样脏。
        炎黄一听到空气被划开的那尖锐的爆鸣声,他就立刻闪身躲避。
        那把刀,刺了个空。
        炎黄抓起一把锈粉向面前那个混蛋扔去。
        陈梓伟退后一步,右手还紧攥着那把刀,骂骂咧咧的呸了一句。
        “你小子找死啊,竟然敢还击?”
        “我从未知道你竟然是这样的人,陈梓伟。”炎黄眯了眯眼睛,嘲讽的说道。
        “知道了也行,如果今天你不知道的话,那么以后你也不会知道了。”那混蛋,眼中透露出凶光。
        “可恶,这家伙很难缠的。”炎黄自言自语道。
        陈梓伟拿着刀,以惊人的速度,将他逼到角落。
        刀尖已经明晃晃的在他的眼前亮着。
        他无处可逃了。
        可恶!就在这里止步了吗?
        “去死吧,我的朋友!”陈梓伟宜加重了朋友二字的语气,笑的疯狂。
        刀尖迅速抬起,又狠狠的向他的胸膛撞去。
        然后。
        炎黄突然感到一股微小的热浪在他脚边散开。
        “嘭————”
        一颗子弹飞过来,在陈梓伟的脚边炸开,激扬起一片尘土。
        “咳咳咳,谁?到底是谁在找死!”陈梓伟愤怒了,转过头想要发现这个偷袭者。
        炎黄眨眨眼睛,看清了那个人的面目。
        可能那人却让他呼吸近乎停止。
        那双熟悉的黑色猫耳。
        五歌举着枪,神色淡漠的指着陈梓伟。那双墨玉般的眸子像一潭冰水,没有任何感情波澜。
         “到此为止了。”
         “敢伤害炎黄的混蛋。”

第九章(A)炎黄视角
        我在那生的岸边,对面是死之彼岸。我只是黑暗之河的摆渡人。曳起将逝之者的小舟,堕入无尽的黑暗吧。
        我的“朋友”。
        炎黄感到有些心烦意乱。这个世界太可怕了,现在又来了一个跟踪者,那岂不是雪上加霜了。
        要是被那家伙逮到了,把我们两给干掉了。
        那可是吃枣药丸啊。
        立刻行动,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炎黄不禁加快了步伐。
        他觉得已经没什么要多想的了。
        很快,他们感觉甩掉了跟踪者。
        “哎我们好像已经甩掉那家伙了。”他看见陈梓伟兴奋地说。
        他觉得这样挺好了。
        压抑感瞬间消失。
        在这个噩梦般的世界里,他早已放弃了警惕,那根名为谨慎的弦,早就崩断了。
        他不想思考,也不愿意去思考。这种时候,只需要听朋友说的话就对了嘛。
         “我们甩掉了跟踪者啊,那真好。”
         炎黄没有看到,以后也不会看到,他的哥们儿,脸上露出了得逞之后的阴险笑容。
        走了一阵子,他们坐下休息,陈梓伟提到了以前的趣事儿。他们便说笑起来。
        炎黄从未感到这么放松。有个熟人在就是不一样了。
        朋友之间是不需要相互猜忌的对吧?
        没错,“朋友”之间是绝对不需要相互猜忌的。
        那就信任他好了。炎黄想到。
        过了一会儿,陈梓伟站起来,说:“我去前面探探路,等下就回来。”
        “哦,那你去吧。”炎黄懒洋洋的说道。
        他仍然没有看见他那个朋友因为不正常的兴奋过度,而不停地抓手指的小动作。
        他躺了下来,感觉自己好久没有这么放松了。
        他感觉噩梦般的日子结束了,前方那光明的康庄大道正在等着他。
        一会儿后,陈梓伟回来了。炎黄看见他一脸交织在一起的兴奋表情。
       “我跟你说,我发现了一个大大大大箱子。里面什么都有,吃的用的穿的很多药,我说我们这次可捡大发了!”
        果然跟这家伙就是有好运啊。
        “那……我带你去?”
        炎黄几乎想却没有想,就跟了过去。
         “这就是那个大大大大箱子,我跟你说的那个。”
        锈迹斑斑的箱子散发出的气味很难闻。可炎黄一想到那里面有很多好东西。就情不自禁的想打开它。
        他毫不犹豫地掀开盖子,锈粉瞬间弥漫了整个空间。这至他不禁一阵咳嗽。
        待他清醒过来时,他双眼放光地看向箱内。
        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
        “?”
        “!”
        “已经晚了!迟钝的家伙!”
        晚了,迟钝的炎黄。
        他想转身躲过,却发现陈梓伟不知何时拿着他那把锋利无比的刀站在他身后。
        那道熟悉的银光就这么明晃晃的刺下来。
        没有刺中心脏,却刺中了在他胸骨下方几厘米的地方。
        红色的混合物流的到处都是。
        这是一种可怕的被延缓了的死亡。 他还能活15分钟,胃酸会渐渐损害他的胸腔,慢慢的从体内释放毒素。
        真是一种残忍的死法。
        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所谓的朋友抓起他们两人的背包。 嘲讽的回看了他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不该轻信那个家伙,但已经来不及后悔了。
        这就是人性的最黑暗的那一面吗?炎黄不经这样想到。
        自以为见多了陌生人的自相残杀,便认为已经看遍世间冷漠。
        反倒是那令人猝不及防的来自所谓朋友的背叛。
        那可真是阴暗至极呀。
        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结束了。炎黄闭上眼睛,感受着那纯粹的漆黑。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视线已经有些模糊,腹部的疼痛提醒他,他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就要结束了吗?
        炎黄将手伸入口袋,掏出了那个东西。
        还好之前没有将它放入背包中。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举起那块蓝色的晶体。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后将它紧攥在手中。
        在他生命的最后一秒,他似乎看到一个猫耳女孩站在他旁边。
        他没有再看到其他,也没有听到其他。
        该走了。他仿佛听见上帝对他这么说。
———————DEAD—LINE—————————
获得BE①背叛

第十章  炎五双视角
        够了,我不希望我所珍重之人再次被背叛。主不在乎他,但我在乎。
        炎黄略带惊愕的看着面前的五歌。
        他从未想到他们竟是以这种形式在这个鬼地方相遇。
        他凝视着那双冰冷的眼睛。
        那双澄澈的眼睛突然就有了那么一丝波澜。
        …………
        五歌依然举着枪,神色依然是那么冷漠,但她的内心早已咬牙切齿。
        她现在就想向面前这个家伙发送一张二向箔。
        她再次张开了嘴,语气平缓而低沉。
        “够了,现在就给我离开,某位炎黄的朋友。”
        “真正的热武器可不是好玩儿的。”
        陈梓伟突然冷笑一声 ,扔下炎黄,转身向五歌刺去。
        “很抱歉,看来某人不死悔改呀。”
        五歌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
        砰————
        她再次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
        子弹划破空气,呼啸着向前飞去。在空中划过一条那近乎平直的抛物线。
        “这个高度,你是绝对干不掉我的。”
        “你永远也赢不了我,因为你的思维总是线性的。”五歌突然笑了笑。
        “!”
        陈梓伟突然腿一软,他的一条小腿上突然流下了血。
        没必要杀了你,但是这能使你丧失很大的行动能力。有时候活人比死人更有用。
        这是一场残酷的微型战争。五歌想到。
        陈梓伟步伐不稳地向前走。突然又挣扎着向前冲去。
        刀尖直向五歌冲来。
        五歌笑着,直面迎向他的冲击,突然就用手肘猛击他的肚子。
        银光一闪,那把刀在空中飞舞着。
        当啷!
        那把刀已经掉到了地上,五歌迅速捡起。
        炎黄却突然看到五歌的脸色在那一瞬间变得苍白。
        她咬着牙,似乎在承受某种巨大的痛苦。
        他想帮她,但无奈那个家伙再去攻击五歌之前踹了他神经某处。
        他现在没有知觉了。
        陈梓伟跌落在地上,小腿还在不住的流血,他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五歌。
        “所以说,现在立刻给我离开。不要让我说那个难听的字眼。”
        炎黄感到自己能活动手脚了。
        陈梓伟从地上颤巍巍的爬起来。有一种恶狠狠的眼光看了五歌一眼。随后一瘸一拐地逃走了。
        血流了一地。
        炎黄觉得自己现在能站起来了,他用一只手撑住墙。慢慢走到现在还在遥望迷宫深处的五歌身边。
        “…………”
        炎黄笑了一下,笑容很温暖。
        他看到五歌苍白的脸上,有些泛红,但这红,很快就褪去了。
        他注意到五歌的双腿在微微颤抖。
        五歌的猫耳在微微的抖动着 ,似乎在仔细聆听着什么。
        突然她神色一变,用尽最大的力气举起枪就像迷宫深处开了一枪。
        远方传来骂骂咧咧的逃跑声。
        五歌的手臂上突然就出现了一道伤口,看来之前的那把刀太过锋利。速度过快的切割的伤口,一时难以裂开。
        但是那伤口又深又长,一开始是一两滴小血珠渗出来。
        但很快就涓涓泉涌。
        五歌的身体晃动了一下。炎黄伸手扶住。
        …………
        眼前又仿佛失明般漆黑。
        不,这次不一样。
        有一根蓝色的弦在黑暗中舞蹈。
        那是弦舞,五歌盯着它,感到心中一阵颤动。
        那是一缕精神力,不,应该是灵魂,它的舞动像古印度神话中的湿婆,一但停止舞蹈,世界便会毁灭。
        灵魂越来越多,拧成一股绳,似乎要将五歌缠住
        五歌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不……不能睡……”
         五歌在清醒和梦境中挣扎。
         “不……快坚持不住了……”
         五歌晕眩着,在这疯狂的蓝色舞蹈中渐渐失去了意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