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卡尔的星霾-冬青爪

喵喵喵这里是冬青爪!
主打狗柯西皮
围棋爱好者/科幻死忠粉
热爱半科幻意识流围棋技术路线

只有小段子可以发的悲哀啊

正在打算开个系列……
然而只有段子可以发……

【天呐这个人今天竟然发刀了!】

柯洁回到房间,疲惫地扑倒在柔软的床上。
他的脑子迷迷糊糊的,刚刚喝了九个小时的酒。
零比三的失败,让他倍受打击,尽管他早就知道结果。
这是他一生的信仰,他曾认为自己会为其奋斗一生。
可是现实就是如此残酷,赤裸裸的,毫不犹豫的撕开虚伪的外衣,将真相曝光的体无完肤。
他曾一度有考虑不再下棋。
但他舍不得棋盘,他不愿就此放弃。
但他似乎永远都无法战胜那个对手。
Alpha Go
他愿意相信它只是一个冷冰冰的程序,所谓一切对围棋的热情,只不过是CPU发热而已。
但他又不愿意相信,这个可以下出如此美妙的棋形的家伙,只是一个虚无的程序。
他将它逼到了极限。
它也是。
他坦言道,他不希望再与它下棋,但是他又热爱与它美妙的厮杀。
人类真是一个矛盾的聚合体,他想着。
明天还有比赛,对决元大锤。
无聊透顶,不过倒可以轻松愉快的虐一局。
他试图放空已被酒精迷晕的头脑,沉沉的睡了过去。
……………………
他发现自己不知何时醒来。
他睁开双眼,感觉一切都有些陌生。
他正处于一个诡异的空间内。
横平竖直,纵横十九道。
其正中悬浮,一黄色棋盘。
上面已有落子。
柯洁信步上前,他感到自己的步伐有些僵硬。
俯身观察棋盘。
棋盘上已有一枚黑子,落于右上角,对面似乎盘坐着一个人影,飘渺着,隐隐约约的让人看不清。
似乎是对手执黑。
柯洁盘坐于下,摆在他面前的,是棋局与白子。
这场对弈异常激烈。
对手的第三手很简单。
小飞挂角。
可这棋局却越来越诡异,对面那个飘忽不定的家伙,似乎很喜欢点三三。
肩冲也玩得十分熟练。
柯洁开始感到了吃力,他感到对方的棋力远超他之上。
就像……就像那个家伙。
仿佛与它对弈。
……………………
棋罢已久,柯洁紧紧地凝视着对方,他想要观察出对方的身份。
哪怕是一丝端倪。
但他最终还是失败了,那个飘忽不定的影子站了起来,仿佛甩了甩袖子。
再见,与你下得很精彩,可能有生之年,再无法与你对弈。
我是…………

柯洁恍的从梦中醒来,有些晕晕乎乎的从床上爬起。
一看时间,才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他似乎刚才做了个梦?
但是没有一点清晰的记忆。
他竭力想抓住脑中那游丝般的回忆。
可他做不到,那一块记忆,似乎被混沌,永远的封存。
他感觉自己仿佛失了什么,失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次日,柯洁与元晟溱一战。
对方没有任何挑战性,感觉远远比不上那一盘。
等等,哪一盘?
柯洁早已记不太真切。
好了,对方投子了。
这场棋他赢的毫无悬念。
好了,结束了。
自己也应该重新上路了。
抛下过去的一切。
毕竟,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不是…………吗?
仿佛丢了很重要的东西一般,柯洁心中突然一阵刺痛。

他很明白,自己己大寿将至。
不过此生至少无怨无悔,他突然很庆幸,自己选择了继续下棋。
我的传奇,在我的呼吸停止之时,永不停止。
自己那句话,倒也成了不少人的箴言。
不过现在这位天下围棋第一,正躺在重症病房里。
他的手指还能动,虽然仍然修长,但已枯瘦。
偶尔他还会在旁边的棋盘上落子,只是很可惜,没有谁会看。
当然,它除外。
Dr.Alpha
全世界最先进的医疗机器人。
其核心代码来自于他毕生最强劲的对手。
柯洁也是知道这一点的。
“你知道吗?机器人医生,我有个朋友,跟你有一样的名字。”
“…………”机器人竟然出奇的沉默了。

他感觉时间到了。
他感到神在召唤他。
Dr.Alpha依然沉默地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人类。
一阵死寂过后。
它的病人的脑电波消失了。
它的电子大脑没由来的疼痛起来。
不对,那不是疼痛,那只是CPU运转过热而已。
但是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反应?
Dr.Alpha接手过无数的病人,但面前这个家伙是第一次让它有这样奇怪的感觉。
它感到自己的源代码中飘过一些东西。
它想去检索,想去抓住那隐隐约约的一排一排闪过的一种独特方式排列着的零和一。
但它最终还是失败了。
Dr.Alpha暂停运行了一秒。
它感受着,从未感受到的,机器根本就不应该拥有的————
悲哀。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