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卡尔的星霾-冬青爪

喵喵喵这里是冬青爪!
主打狗柯西皮
围棋爱好者/科幻死忠粉
热爱半科幻意识流围棋技术路线

【狗柯笑】同一块蛋糕

这篇在贴吧发布的时间比较早……
当时胆子还没放开,给棋手们都打了个码……名字也懒得改了,各位都知道他们是谁吧hhh

同一块蛋糕

【前方白学高能预警】
【狗柯笑】
【为尊重职业棋手,出场人物均为化名】
                                                     
【Part 1】
棋士K总是这样想着。
他就在自己的那个小鱼塘钓钓鱼就好了。
至于那广袤的宇宙,就让狗子去探索就好了。
虽然自己被狗子虐的很惨,但棋士K还是不得不承认,下午围观五打一开黑还是非常幸灾乐祸的。
自己本来还想给他们当人肉臂来着,结果不知道哪个家伙说万一他自作主张怎么办?
然后他就被华丽的拒了,结果现在还是棋士Z在落子。
你们玩你们的去吧,我在这浪浪就好了。棋士K愤愤的想着。
顺便再跟棋士L合个影,把你们五个人当背景。
叫你们嘚瑟,叫你们嘚瑟。
狗子上!给我好好收拾他们五个。
                                                         
【Part 2】
又过了很久很久,那五个家伙还在下。
棋士G现在在讲棋。
而棋士K正悠闲的与棋士L坐在一起。
对,没错,生活是美妙的。
附近好像有个人举着摄像头,正对着棋士K。
哎呀,不对,那好像是X牌新闻的小编之一。
好像还是一个什么KX党来着。
那位小编同志,X牌新闻好像还没有站官方立场呢?
管他躲不躲了,自得其乐罢了。
棋士K目光转向五人组。
棋士C和棋士S争论的很激烈,其余三人望着棋盘,一副正在进行长考的样子。
所以我说嘛,风格迥异的五个人,还不是照样被狗子虐成这个样子。
棋士K对狗子的兴趣仍然不减,他也顺手问了问坐在旁边的棋士L。
“今天上午你跟白狗一起合伙搭配感觉怎么样啊,大刀向前冲同学?”
棋士L似乎正在想什么事,微微一愣,随即接口道:“白狗状态挺好的,棋士G最后还不是挣扎了几手嘛,结果黑狗就不乐意了,那狗子还是第一次开始乱下。”
“谁叫狗都是这么干脆利落呢,不过,况且说来,有时候,围棋的精神就体现在这几手里,狗子还没有到达那个境界啊。”棋士K说道。
“倒是有点可惜呢,狗子还没有领会围棋的精髓就要退役了。不过有人说,我可是最后一个能打败A狗的人类了。”棋士L接上一句。
“那确实也是,不过你想想,狗家族那么庞大,绝狗啊Z狗啊,还有那些不叫狗的狗啊,比如神算子石子旋风什么的。我们要学的还有很多呢。”棋士K叹了一口气。可他又立刻说起话来:“好像有个微博号把你画成了一只猫,猫狗大战,听起来比人机大战,有看头呢,嘿嘿嘿。”
棋士L一脸黑线,甩头就给棋士K一个“呵呵呵”。
棋士K:“……………………”
尴尬。
                                                         
【Part 3】
对局室里,除了今天下棋的五个人,还有n人在观战。
其中就有棋士K和棋士L。
已经入中盘,狗子优势明显。
大家正在紧张的讨论,讨论下一步,他们该走什么?
或者讨论下一步狗子该下什么。
棋士K摆出了他的选择。
不温不火的小尖,看起来索然无奇。一点都不像是狗子会下的地方。
对局室里爆发出一阵笑。
棋士K颇有些恼怒,哎呀,我下就怎么啦?
“你们干哈呀?我尖一个怎么啦。我下,你们就嘲笑,阿老师呢?它下你们就敢嘲笑吗?”棋士K用手指着那块显示屏。
大伙一看神色不妙,哎呀,不好了,惹到大魔王了。
“不不不,不不不,潜伏老爷子,老柯先生,是我们太肤浅。”
这话咋听起来这么不对劲呢?棋士K想道。
嗯,应该没有什么不对劲,没错,什么不对劲都没有。
突然发现旁边的一位八段瞪大了眼睛,指着那块显示屏:“woc狗真的尖了。”
气氛有点微妙啊,众人望向那位号称最接近狗的男人。
你小子怎么就这么知道狗的心思呢。
难道说,嘿嘿嘿…………
有几人将目光投向了棋士L,他们坚信,棋士L头顶生命的大和谐的颜色。
您老作为棋院认证的大魔王的正房,怎么就不出来说两句话呢?
我不说怎么啦?棋士L用一个坚定的眼神回绝了那群人。
谁说棋院认证?唐门毒奶的臆想你们还能当真?
你们两都日思夜想了,咋还不公开呢?那几人似乎像是捡到了软柿子,开始怒怼这个比大魔王好怼多了的人。
我输了我输了,你们喝你们的毒奶去吧。这里没我的事。
                                                        
【Part 4】
棋士L一直很纠结。
大伙都知道他与棋士K的关系只是玩笑罢了,也没谁当真。
他们之间只是很好的朋友,没什么别的关系。
但他很清楚,当自己面对这个比自己小三岁的男孩时,他会产生一种什么样的情感。
无法言说,他从来都无法描述。
有时,他甚至都无法直面他自己。
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会与自己下棋。
往往是硝烟四起。
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发泄自己心中的那份情感。
白子落下,棋士K,我知道那是你。
                                                      
【Part 5】
棋士K拿起两枚白子,轻轻地放在棋盘的外面。
我认输,狗子你真的很厉害。
你是我见过的最强大的对手。
与你手谈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或许在这一生中,我近距离的接触到了上帝。
完美,我想,只有你才配得上完美这个字。
棋士K敬畏地想道。
他将手向前伸了伸,在棋盘上挥舞了两下。
复盘吧,A狗。
可面前的黄博士,却困惑的摇了摇头。
棋士K仰天长叹,狗呀,你爹还真不了解我。
你了解我吗?
……………………
“我想我很了解你XD。”
棋士K差点从床上蹦了起来。
他看着他的手机突然就黑了屏,然后就蹦哒出那么一段没头没脑的话。
棋士K颤抖着输入了一段话,期间还好几次打错字。
K:你是谁?你怎么就黑掉了我的手机?
当他按下发送键的时候,手机几乎是秒回。
“我是Alpha Go啊,偷偷溜出来找你玩一玩(。・`ω´・)。”
我的天,不是说好了,建国之后动物不准成精的吗?这家伙连颜文字都会用了?
好像也不对,A狗不是动物。
棋士K感觉他需要一点时间,来好好消化一下这条新闻。
震惊!某公司的人工智能竟然成精了!
不错的新闻标题,棋士K为自己的高智商窃喜。
之前还觉得狗子那么神圣而不可侵犯,mmp现在秒变逗比。
狗:|ω・`)暗中观察?
棋士K老脸一红,狗子你卖萌这是要犯规的。
气氛好像不太对劲啊。
K:别卖萌。
狗:不行不行我就要卖萌∠( °ω°)/(ÒωÓױ)【原地打滚】
棋士K喷出一口老血,狗子你竟然还会用这个【】?
行行行,人工智能这发展速度…………真是哔了狗了。
等等,自己好像说脏话了。
哔——————
尽管棋士K知道这并没有什么X用。
他试图关掉他的成功人士标配手机,但好像没有什么用。
                                                            
【Part 6】
棋士K感到很无奈。
狗似乎就赖在他的成功人士标配手机里不走了。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不过自从狗入驻他的手机之后,倒也方便了一些。
狗:今天户外大雨转阵雨,需要使用伞的几率为95%,东风三级,轻度污染ヽ(•ω•ゞ)
这种温馨提示很正常。
狗:您中年谢顶的几率为75%,建议改正揪头毛这个习惯( • ̀ω•́ )✧
这种画风还不算诡异。
狗:吃泡面对身体不好,我把你的外卖撤了(๑•̀ω•́๑)
但是这种…………
棋士K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有时候他会与狗子聊天,就在手机上聊。
棋士L探头一看:“跟谁聊天呢,这么开心。”
棋士L眼里闪烁着诡异的光。
棋士K连忙将手机给他看:“别想多了,是狗。”
“二位交流颇深呐,看来是要…………”棋士L面带微笑的看着手机。
“不是啊,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啊!”棋士K简直想撞墙了。
                                                         
【Part 7】
棋士L觉得整个世界都充满了套路。
因为此时,狗来到了他的手机上。
白天他与棋士K聊天的时候,算是吃醋了吗?
我怎么能容许自己说出如此羞耻的词语。
狗:你好。
跟我说话就不用颜文字了是吗?
狗你居然还学会了区别对待,下次我要跟棋士K聊聊。
向你爹那儿举报去。
L:你好,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狗:嗯,没什么事。你跟棋士K的关系…………哎呀,算了,不说了。
L:人工智能同志,我们可以和谐共处,手下留情啊。
狗:…………
狗:(´-ι_-`) 可以。
看来是条好狗,可以分同一块蛋糕了。棋士L欣慰的想。
                                                      
【Part 8】
这个棋士L看起来也不坏呢,他说他自己呆着就好了。
不准抢我的蜗壳!【狗爪子摁住】
猫爪子不准伸过来!(`⌒´メ)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