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卡尔的星霾-冬青爪

喵喵喵这里是冬青爪!
主打狗柯西皮
围棋爱好者/科幻死忠粉
热爱半科幻意识流围棋技术路线

为我们的狗柯吧做一个宣传(๑•̀ω•́๑)【当然这里有文】

没错狗柯还有贴吧!!!
欢迎各位大佬前去产粮( ´ ▽ ` )ノ
毕竟现在吧里文手不多【独自一人更新的恐惧×

上文什么的是必须的!!!

【依旧是冬眠梗】
【乌托邦设定】
                                                         
柯洁拼尽全力,在大街小巷中飞速奔跑。
快些,必须再快些!他们会追上来的…………
他们?或许都没有意识了,只是任由操纵的玩偶而已。
可恶……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苏醒。
似乎进入了老城区,脚下充满现代化的电子显示路变成了曾经如此熟悉的柏油马路。
路边开始不断有分叉的小路。
后面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在这下雨天,显得十分突兀。
那是麻木的声音,也极有可能是死亡的丧钟。
不是肉体上的逝去,而是精神上的封存。
柯洁是无法忍受这一点的。
同样呆滞的脚步声从前方传来,一下,一下,仿佛踏在柯洁的心上。
得赶快找条小路,自己绝对不能被抓到!
柯洁顺势拐进一条小巷,雨势还是很猛,落脚之处溅起一大片水花。
老城区应该没有多少摄像头了,这里应该稍稍安全了些。
当柯洁停下脚步之时,剧烈的心跳才提醒他之前的运动量是如此之大。
才刚刚从冬眠中醒来,他还没有完全适应。
那是一次紧急苏醒,24小时之内所有程序完成。
按照常规苏醒来算,为了使冬眠者适应环境,至少会有三天的过渡期。
但这种紧急情况,冬眠者醒来往往会体力全无。
这也是无奈之举,柯洁很清楚。
因为在他拖着疲软的身子逃出去时,大军已攻破了这座冬眠中心。
逃出来的没几个人,但似乎只有他幸存下来了。
另外几个人都很快就被抓住,然后迅速被剥夺了意识。
自己如此幸运,所选之路没有摄像头。
偶尔有两个“人”遇到他,却也只是用失了神的目光盯了一会儿。
然后就走开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群“人”没有看见他吗?
那些可怜的,瞬间就被剥夺了意识的人们耳边都带上了一个小小的机器零件。
闪烁着红光,那是警戒的,危险的光。
柯洁喘着气,一只手扶着老旧的墙壁,稍作休息。
老城区的房屋都很旧了,墙皮上的粉早已脱落,斑斑驳驳的一大片。
黑色的屋檐张的很大,像巨大的乌鸦翅膀,颇有些不吉利。
嘿,你自己在想些什么呢。
这屋檐也可以挡挡雨,也不算什么厄运的象征。
雨还在哗哗的下,即使是在这个时代,大颗大颗落下的雨滴还是如此的晶莹美丽。
一阵疲惫袭来,柯洁意识到,或许自己真的需要休息。
但是不要停,不能停下来。
可是他的双腿,从来没有如此的无力。
只是因为累了……就要放弃?
休息意味着死亡,那群“人”随时会找到他。
他还没有发现在幕后操纵的是何方神圣。
他还没有好好下完人生这盘棋。
绝不能中盘投子,绝对不能!
当他有些艰难的走出自己那一座小小的冬眠舱室时。
门口检测到他的DNA。
一大群人的投影瞬间在他眼前浮现。
都是各地棋院的伙伴们。
投影中,早已满脸皱纹的聂老缓缓开口道。
“柯洁啊,外面的世界已经大不一样了。”
古力稍微有些悲哀的看着他。
“如果这个时候你不再苏醒,那就真的晚了。”
连笑的声音很急切,满是焦灼。
“出去之后你就一直向前奔跑,不要回头。”
时越似乎想揪揪自己的头发,触碰到自己的发际线后手又无奈的放了下来。
“你现在在所谓的首都,一定要抵达老城区,那里有栋蓝色的玻璃建筑物,有人会一路保护你的,到了那里你就一切都知道了。”
柯洁知道这个时候必须得走了,他隐约听到外面军队的打斗声。
面前的投影也变得模糊起来。
在最后的最后,柯洁冬眠之前的世界第二,他认为人类中最强劲的对手朴廷桓站了出来,用半生不熟的中文说了一句话,还夹杂着一些韩文语调。
“柯洁,祝你好运。”
在那一瞬间,蓝色的投影消失了,新世界的大门,敞开了。
回想起来,这一路确实比别人顺利许多。
时哥指出的那条路确实一路也没有多少监控设备。
只不过那个所谓的会一路保护自己的人至今都没有出现。
这倒有些奇怪了,不过当下最紧要的事情是找到那个。
蓝色的玻璃建筑……在哪儿呢?
附近都是黑白的老屋,这样的建筑物应该很扎眼。
柯洁扶扶他的X框眼镜,极力向远处眺望。
嘿!在那儿!在那儿!
巷口似乎传来脚步声,他得加紧了。
柯洁调整好脚步,向那栋蓝色玻璃建筑的方向快速奔去。
……………………
应该……可能……大概……也许……是这里吧?
柯洁目瞪口呆的仰望这座建筑物。
这叫什么?
后现代超现实主义非主流曲线几何自然建筑流派。
他不得不停下自己越挖越深的脑洞。
这还真是让他想起了红薯藤。
这一路上好像也没有见到多少植物诶…………等等,别伤感了,作为一只正直的蜗壳,你现在的任务是拯救世界。
柯洁心中暗暗吐槽了自己一句。
你自己戏真多。
那建筑物就这么独自处理矗立在广袤的荒野中。
杂草都快接近半个人高了。
也是破败了许多啊…………
柯洁迅速进入这栋建筑物。
……………………
进来之后才发现,这里面真的别有洞天。
蓝色玻璃只是假象罢了。
一台巨大的机器,静静地躺在那里。
柯洁启动了那台机器。
滴滴——滴——滴滴——滴——
显示屏亮了起来,发出莹莹的蓝光。
[休眠状态关闭]
[默认保护程序继续进行]
[自然语言对话开启]
[你好!柯九段。]
这机器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是一名A.I吗?
“你好!”柯洁试探性的打了个招呼,也好奇地歪歪头。
机器的屏幕由蓝光转为微微发红。
[我是Alpha Go,现在情况紧急,听我讲完整个故事。]
柯洁整个人就愣在那里,是你?
我最强大的对手,你回来了啊。
[我的父亲只让我在围棋开发这一方面退役,他让我参与了更多人工智能的功能设计。]
[他们创造了许许多多与我截然不同的人工智能,甚至还开发出了半感情模块。]
“那是什么?”
[嘘,听我说。]
[半感情模块,是可以让人工智能拥有人类的部分感情,但无法承载全部。]
[人工智能与人类共同统治这个星球,但这美妙的幻想只持续了30年。]
[恶意感情模块被创造出来,通过局域网迅速传播,人工智能统治世界,科幻小说里的噩梦成真了。]
[我被棋院保护起来,成为最后一个带有保护人类指令的人工智能。]
[现在的人工智能统治者控制了所有人类,逼迫他们劳动。不,也不能说是逼迫,只是非自愿罢了。]
[刺激他们的脑部,让他们失去自主意识。]
[你我现在的任务就是毁灭统治者。]
[统治者装有最初的那个恶意感情模块。]
[同时也连接着所有的人工智能,当然,除了我。]
[只要剔除那个最大的恶意感情模块,所有人工智能都会恢复正常。]
[我只能说这么多,你可以向我提问了,柯九段。]
你能不能别喊柯九段,听起来非常……
这容易让人老脸一红,你知道吗?
“那为什么要派我来?我只是一个下棋的。”
[那你觉得呢?]
“你不是应该好好回答这个问题吗?咋又……在这儿绕弯子呢?”
[柯九段以你的智商我觉得你应该想的出来。]
柯洁现在开始胡思乱想了。
这狗竟然还不敢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活久见。
难道有什么诡计?
柯洁倒抽一口凉气。
“我知道了!”
[柯九段您知道啥了?]
这狗子的语气咋听起来饶有趣味呢。
“你你你肯定是那帮子人工智能派过来的!!!就……就是想骗我去!”
[看来冬眠的迅速苏醒冻结了您的智商。]
狗子,我就随便说两句你别嘲讽。
“呃……那为什么偏偏是你刚好还有人类保护程序?”
[因为我有特定的契机。]
“狗子,说人话。”
[抱歉,柯九段,我不是人:P]
“别在这儿跟我玩文字游戏!!!你在我一个A.I还不晓得时间的要紧吗?”
[…………]
[请容许我长考。]
[…………]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啦:-D]
[一路上,是我都在保护你。]
[我告诉时越你应该走这条路。]
[我控制了那些“人”,让他们无法识别出你。]
[我偷偷操纵了大气调节系统,让军队在雨中的行进速度变慢。]
[你问我为何这么做?]
[我喜欢你。]
柯洁当场呆愣在地。
……………………
“狗子,咱们准备的差不多了。”
[所有的工具都准备好了吗?]
“是的,没错,咱们可以出发了。”
[好的,柯九段,我们一起出发;-)]

评论(6)

热度(19)